和子

【Repo】20181130 福冈 Fukuoga

TSUBAME:

【Repo】20181130 福冈 Fukuoga


其实陆陆续续网上也已经有很多repo了,七七八八拼凑下来,差不多可以拼出整个con了,但是还是想记录下这次的演唱会,作为自己的独家记忆。


 


岚学回程的时候,和亲友说,想抽福冈,她说想去1224庆生场,我和她商量很久,我说我有预感,我今年会中福冈,她说她有预感,今年会中东蛋。


感谢老天爷的眷顾,我们都中了,福冈和东京。


 


1129到达福冈的时候,因为非常不熟悉的交通,完美错过的周边贩售,无法使用现金的ATM机,还有一晚上空调的噪音没有睡好,一度情绪低到极点,当时朋友都说感觉怎么那么不顺利。亲友1130当天飞,上海大雾可能晚点,我们都觉得实在太不顺利了。虽然情绪依然很高的在蛋门口等着,不断互相说着要进去了呢!5x20呢!


开场前40分钟,亲友拖着行李箱总算出现了,带着chocolate shop的石叠。


我们急着进去,互相拉着手,期望可以有个好位子。


 


打开一看16列,我第一个想法是,也算不错了,看台16列。


和亲友说了之后,她们都表示还可以吧,也不算很糟糕,直到快到了,有一个人说我看看票。


然后她突然叫了出来,ARENA!


我说什么?!


猛地再看手里的票,我的天啊!


我大叫着蹲了下来,她们就围着我说八嘎,然后边上有人和我们说恭喜。


第一次,中ARENA。


我诚心实意的和福冈道歉,一直到1小时前我还在说你辣鸡,现在我只想说福冈最高!


 


位子非常好,边上就是控制台,移动舞台从边上划过去,花车从边上划过去,前面7、8排的地方就是中间舞台。


然后大概就是最重要的演唱会的部分了,说实话,对于演唱会,我的记忆竟然是没有一个爆点的,大概是非常顺畅,所以只有一个整体的概念,就是很帮,很欢乐,很感动。


 


第一首歌就是感谢风雨,情绪很高涨的5个人,笑的特别好看,大屏幕上是5个帅气的脸,nino笑的特别好看。


突然边上的绿担亲友猛地拉了我一下,说aiba怎么了。


我看过去,当时正好是长末在中间两人的歌的部分,光打在他们身上,边上是暗的,aiba在舞台的左边蹲了下去,然后看到右边的nino在往那边看。


亲友已经快崩溃了,说刚开场,他怎么了?!


很快灯就全亮了,这个时候aiba已经站起来了,大屏幕上他的脸皱成一团,虽然努力笑,但是真的感觉是很疼的表情。


我和亲友说,他应该是踢到什么东西了吧,感觉好像脚痛……


亲友也是无语了,说她家的爱豆真是不让人省心。


后来MC的时候,好像也提到了这个事情,说的是aiba摔了一跤,sho桑拉他,因为太用力了,内裤还卡进了屁股里(这段不知道有没有听错QwQ,以及很好奇内裤卡进屁股里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唱la tomenta的时候,因为有唱到sho桑的脐环,大屏幕上sho桑就拉起衣服,肚脐上贴了一张纸“这里有脐环”,全场大爆笑,然后他突然啪的撕掉了那张纸,一坨马赛克之后很快就没了,真的鼻血!给我血袋!


 


前面还是5人共同的一些歌,从aiba开始,就是每个人一个part了,会现有一个算作个人part吧,后面会是这个人出现的多拉马或者电影的一些主题曲。


Aiba酱是一个短片,然切黑啊!


Aiba是一个帅到痞坏痞坏的人,可以操控阴影,被阴影碰到的人和物都会化成灰烬。


这个4个人就要逃啊,只能说这5个人性格还真的很鲜明,边跑边喘的sho桑,逃命也很帅的MJ,有点蠢萌的小大,使用智慧然而跑不动的nino,总之就是特别的有个人鲜明的特色。


原谅我大部分就记得nino的部分,他逃到一个地方觉得安全了,然后拿出一个苹果,还没有来得及咬,就被阴影吞掉了,啊……至少让他咬一口呢!


最后当然喜闻乐见的团灭了,只有天然切开都是黑的aiba酱在优雅的笑。


真的觉得血袋不够用了……


 


Nino的部分是从果空开始的,福冈首场的音响效果真的不好,不接受反驳,不准说我偏见,至少我几个朋友都说音响效果太差,所以nino开头的几句有点点,真的一丢丢,原创了下……


整个舞台就是美美美,开满了春天的花,后面的屏幕上有落下的雨,淋到他们身上会散开,做的非常到位。


可能因为一直看着nino的关系,所以有注意到他会经常抬起上目线看后面的小屏幕,然后你会看到他默默的调整着自己的位子,后来发现他们5个人都是,为了能让大屏幕上的对焦都正确,真的很认真。当然我也不否认nino这个小孩子记不住歌词在偷瞄歌词啦,我们光明正大看,哼!


 


唱GUTS的时候,这次是SK和植物组,因为是在backstage,所以我看的基本是5个人的屁股,sho桑在后排有跑错位,然后又急急忙忙小跑着回原位,脸上是牙白的表情,超级可爱!nino最后蹲下的收尾动作之后站起来有点缓慢,一度让我有点担心,但是真的要说这个人太帅了!后面的每首歌他都跳的挺用力的,然后经常会有一些自己的小动作加进去,比如别人都转身的时候,他还会加上甩头的动作啦,别人在唱的时候,他的手绘敲自己大腿打节奏啦,sho桑rap的时候,他也会摇头晃脑动嘴啦,因为感觉他状态挺好的,所以妈妈也没有很担心。


 


XGG的个人part是摊钢琴,大屏幕上出现的是xgg小时候练琴的照片,然后和现在的xgg重叠在一起,那一幕太戳了,红担亲友瞬间就哭了。


白色的衬衫,被汗打湿的头发落下来在眼前,露出筋骨的修长手指,还有用力的指尖,认真的表情……妈呀,禁欲系!


对不起nino,你妈红一分钟QwQ。


青空脚踏车。


去之前,我们一直在开玩笑说共享单车练了吗,真的到现场,唱起这首歌,你就会特别虔诚,一点玩笑的心情都没有。


Xgg和bgg说,让aiba桑来带领大家一起唱吧,可以吗,bgg笑着说哎?虽然我不是很擅长指挥,但是我会努力的!好听,真的,大家唱的都好好听!然后arashi一起唱,要哭了要哭了……满脑子竹本穿着灰色的卫衣,用力蹬着脚踏车骑在路上的样子。


太戳太戳!


 


如果说xgg part唯一的遗憾,大概是唱迷宫的时候,没有点名,这个真的有点遗憾……


 


 


中间的MC阶段,诚如很多人已经知道的,给小大庆生了!


没有想到1130还能赶上庆生,所以加上1224给aiba庆生,我们有个大胆的猜测,搞不好大阪会有xgg庆生,and more的时候可能会有末子庆生,奶一口,希望奶中!


润润让大家都把手灯调到蓝色,然后大概前排有个人没有调整成蓝色,小大就奶凶奶凶的说,你这家伙怎么不调蓝色啊!然后全场就尖叫了,这种真是神饭撒!(我以为只有德云社会有这种饭撒的QAQ)


推出蛋糕的时候,小大明显愣住了,一直眨眼睛,左右看看门把,蛋糕上是5x20。然后上面有一个蓝色的3和白色的8,润润拿着点火器要给蜡烛点火,但是3怎么都点不上,我就小声说那就8岁吧,反正也差不多。


还是点不着的情况下, 润润就拿着那个点火器放在3的后面,然后小大一吹,再把点火器放开,配合完美!


Aiba酱和小大说,部长是哭了吗?


小大就突然IKKO上身,说どんだけ~~~


 


大家一起拍照的时候,边上卡梅拉桑的绳子有缠住nino的脚,然后nino就奶凶的说从刚才开始你一直在对我的脚干嘛啊!Sstaff不遗余力的我担超级可爱!


 


然后问小大,生日祝福的消息谁最早发给你,大家都给你发了吧。


小大说没有!


大家:哎~~~~~!


小大:nino发了,aiba酱发了,sho酱发了……


大家:啊……


润润就急着解释,说不是的,在ma君的照片前面……


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aiba酱,大家都小声重复ma君……导致后面说什么我没有注意……QAQ


 


另外小大说71也给自己发了mail祝生日快乐。


顺便一提,今天(1130)也是知念君的生日。


然后就是台上台下大家都纷纷抬头对着天花板说おめでとう。


 


后来让小大感言的时候,小大在前面讲,模特两个到两边休息了下,磁石两个就站在小大的背后,一左一右背对着我们,偷偷摸摸的说小话,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小大,皮一下很开心哦~


 


说些其他MC的时候的事情。


一开始的时候aiba酱指着润润的脸上的汗说那么多汗没事吗?


润润开玩笑说像是刚洗完澡一样。


然后xgg说像是留着鬓角的绅士一样,超厉害(这句话我也不知道听的对不对……)


Xgg又转身问nino,ニノは?


Nino:超级热啊,明明挺冷的,但是没想到一直流汗。


这个时候的nino已经前发全部湿了,然后搭落在额前,显得更幼的同时,又性感好看的要命,如果要有个具像化的比喻的话,就是GG那首歌的时候他的头发汗湿了落在眼睛前面的样子,没有好好set过却随意好看的要命的那种,没有办法用我的语言水平描述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好,靠生写大叔吧……


 


再有就是小大喊话台下的男饭了,用的是野郎たち,然后下面男饭使劲的回应,让人有种小大下一个角色可以接路飞的感觉QwQ。


Xgg:我让男饭回应的时候怎么感觉没有那么多人……


 


还有吐槽aiba最后收尾的那个动作应该是握拳,然后aiba张开手指做了个下滑的动作,大家就都配合着做了这个动作。


虽然是吐槽,但是感觉到满满的团爱~


就是虽然你有点小失误,但是我们都会帮你cover,这种时候就特别想感叹,他们在一起20年了啊……


 


后半段的MC就是介绍各自的工作了,问小大的时候,定番的昨天我休息之类的。


润润明年有NHK的台庆剧,在北海道取景拍摄的。


Aiba那天正好是僕坂最终回,所以让大家记得回去看,我边上的绿担回答的超级响亮,导致结束后居酒屋都不想去了,因为说自己答应aiba酱要回去看最终回的……


Xgg问nino的时候,nino一脸懵逼的样子好可爱,就是整个脸上写满了我后面有什么工作吗?我怎么不知道?你别吓我……


然后xgg就提醒说那个报知……


Nino就害羞的笑着说,获得了第43回报知的最佳男配角奖,感谢大家之类的。


因为我太激动一直用力拍手,用力喊おめでとう,导致一度没注意xgg说了什么……


最后就是xgg的best artist和红白司会,又是一片おめでとう。


 


下半场的时候从润润开始的交响乐指挥,基本是润润担当的主题曲大串烧了。


虽然我很想吐槽闭眼指挥,但是架不住他帅啊!苏的不要不要的。


 


小大的part是最燃的,先是独舞。他跳舞真好看,真的,无重力感说的就是小大这种了吧。


然后接着的monster,truth都是燃爆的舞曲,整体看的效果太好了。


有生之年我看到了truth现场版,妈妈,我好幸福QAQ。


 


之后又是回到5人的部分。


说下升降台,我们这边因为紧邻花道,各种小车子穿来穿去就在我们这里,但是超级遗憾的是nino基本在三垒侧,我们这里nino来的非常少……升降台是xgg,他就在我们边上升上去,升到最高点的时候,抬头正好和他视线相对,幸福感~~~~


胯下看con成就达成!


介绍Jr的时候,小大的花车就停在边上,虽然没有灯打在他身上,但是我们还是看的很清楚的,他蹲下拿staff给他的水,然后站起来喝了两口,看着台上的Jr哈哈哈哈的笑,边上的妹纸还在死命朝他挥扇子,然后小大回过头指了几个人,真是非常温柔的小大啊~去年我们前面看到的是xgg在off,他这个时候边上再多人喊他他都是不回头的,可能是希望大家集中注意力看台上的Jr的吧,这也是出于对后辈的尊重。


两个人都很温柔,不管怎么样,我都能感受到他们对于别人的尊重和爱。


 


虽然位子是很好,但是饭撒也不是如此简单可以拿到的。


我今年依然收获了nino的屁股,看到他花车经过的时候,他又转过身对着看台,我都没脾气的笑了,果然每年都能收货nino屁股一枚呢。我都怀疑是不是我身上装了什么二宫和也屁股定位雷达,所以我担永远在距离我的近的时候会转身……


但是后来有一次,润润的小花车在我们这里穿来穿去,迷妹都疯了对着润润狂看,我就看到nino跑到了中间的舞台这里,我就转过身,对着nino的方向。他的任务是跑到中间,所以他基本没有给两边任何饭撒,但是他跑过来的时候,估计是只有我一个人如此突兀的对着正前面,手上还举着扇子手灯,他就看过来了,没有停下,也没有任何饭撒,但是他笑了一下我就好开心好开心,不管他有没有看到我,但是我看到他笑的那下,就觉得一直看着nino真是太明智了,我没有错过他的这个笑容真是太明智了~


 


最后安可的时候,nino还是在三垒侧那里(实名羡慕三垒侧所有黄担!咬手绢~~!)我们这边花车过来是润润,aiba还有xgg好像,我的扇子一面是给nino的,一面是写了5x20,おめでとう!


因为xgg和aiba一直对着看台,润润对着arena,我也比较淡定,就举着扇子跟着打call,然后突然看到润润就指了过来,那个指的方向吧,真的是往我们这里指的,我当时有叮的一下,我斜前方的两个紫担樱花妹已经大叫一声蹲下去了,我后面的亲友也大叫了一声,搞的我不知所措,我想,我那么朴素的一面,全场大概一大片,倒的确有可能不是给我的饭撒,于是我左右转了下头,就继续淡定的看着花车,然后那个时候,我看到润润左手捧着胸口,用口型对着这里说了ありがとう。我发誓,我真的看到了,特别的真诚,我真的想哭的。虽然我还是不能确定他是和我说的,或者饭撒是给我的,毕竟总觉得我的这一面只要能让他们看到,传达我真心的祝福,我就很开心了,这不是一面可以拿饭撒的扇子,但是我还是好开心好开心,我觉得不管润润是和谁说的ありがとう,他的这份温柔真的就特别让人感动了!


结束后我问我亲友,刚刚润润指这边的时候你们的扇子是什么,她和我说写的是比心,然后我偷偷的在心里给自己加了一分,感觉上那个ありがとう对我这边说的可能性更大点呢~(还是很希望这个饭撒是给我的呢QwQ)


 


唱Arashi的时候,我大概是从这首歌开始眼泪控制不住了。


背后的背景墙上是出道PV,然后镜头一切场景没有变,但是5个少年已经长成了立派的大人,然后再一切,又是99年,再一切,是18年。


20年啊,曾经的少年,已经长成了现在样子。


我就忍不住哭了,可能是在哭他们的不容易,也在哭自己一路饭着的不容易,哭他们陪着我长大,也哭我看着他们到了今天。


当时脑子特别乱,我想起了02年的时候填入会单都小心翼翼,想起了04年的武道馆,想起了07年nino说你们要加油啊,想起了08年我在国立外面坐了一晚上听他们在里面开con,想起了惊艳到我的japonism,想起了去年1224开场前的绿色手灯,一路上谁都不容易,这本记忆的账,清清楚楚的记录每一笔,累积着累积着,便成了眼泪承载不住的重量,落了下来。


虽然整个演唱会的基调都是欢乐为主,但是还是哭得刹不住,边上的亲友都哭了,能遇上Arashi真是太好了,能成为Arashi的饭真是太好了,没有错过真是太好了!


 


我爱他们,真的,不出坑。


 


最后挨拶。


Xgg:


20年来的演唱会,来了那么多人,我其实还是会记得有些饭的。记得当时有一个人举着我的扇子,反面写着“明天我要结婚了”,我想什么啊,我为什么有种还没有告白就被甩了的感觉呢。后来她还带着孩子来看演唱会。有的饭举过我Jr时期的扇子;亚巡的时候也有饭写着“出行注意安全”;有四个人坐在一起举着4把翔的扇子,后来再看,就变成了翔翔雅纪雅纪,还好我们都是自己人。之前也是福冈场,有一个先生一个人,旁边的座位上放着已故的太太或者女友的遗照,Miyagi的时候,一个妈妈举着我的扇子,另一个手里是一个文件夹,放着女儿的照片……其实我都记得的,虽然没有办法给到每个人按照扇子上的要求这么做,但是我尽可能的挥手让你们看见,和你们对视,记住你们,很多人觉得樱井翔不给饭撒,但是其实这就是我的饭撒了,我想我的饭能懂我。有的饭可能会觉得“啊,xgg给我饭撒了!”,边上的饭可能觉得“才不是给你的咧!”,但是就是给你的哦!


小大:


今天和4万人一起庆祝生日,这么牛逼的事情我也碰到了,真是被眷顾着呢。我38岁了,18岁的时候出道,已经20年了。(听到这句话,哇的一声哭出来)但是我觉得我是在38岁的大叔里比较年轻的,对吧。不光是我,他们四个人也是年轻的大叔了(你可爱,你拖谁下水都对!)这是因为有大家支持我们,来看我们演唱会,我们才能是现在这样,如果没有大家的话, 38岁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呢,肯定会不一样吧。20年过去了,我们5个都健健康康的走到这里,我觉得是因为大家守护着我们,让我们可以拼尽全力去做。请大家继续守护我们几个大数,今天能见到大家真是太好了!谢谢你们!


Aiba酱: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


迎来19周年进入20周年之际,真的非常感谢大家。我们Arashi 1999年出道,最初的10年过的飞快,没怎么注意就已经过了10年了,从那时开始之后的10年,所见的景色开始有了变化,一步一步踏的非常坚实。这个也是因为有大家的支持,谢谢大家!


我们的20年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说没有比这更好的20年了,没有更好的成长的道路了。其实人生哪有比今天更好的日子呢,这么想着就觉得自己非常幸福。真心谢谢大家!


Nino:


回头想过去的20年,我想起我们第一次来福冈开con,是在边上的小场馆,没有什么人,周围的看台都围着黑布,我们就靠着这些观众,拼命炒热气氛,把演唱会坚持下来。(这段我哭的停不下来)现在我们有这么多观众了,我们到巨蛋开演唱会了,真的是拜大家所赐,谢谢你们!我经常觉得上了年纪之后,一回忆过去就想喝酒。我很感谢有DVD啊,CD啊这些东西,可以这些时光记录下来,好好保存着。虽说靠想也能想起来,但是有一个物品的话,我觉得更容易把记忆串起来。之后两天我们也会在这里,把会议继续下去。今天很开心,谢谢大家!


Jun:


听他们几个说的话,有感动,也有让我忍不住笑出来的地方,这五个人一路走来,真的不容易。今天和大家一起在这里,是非常宝贵的缘分。过去的20年,我一直作为Arashi的一员,我没有尝试过其他的生活,所以没有对照。但是作为Arashi的20年,真的非常开心,因为有你们在,我们才能有这么开心的20年。真的,真的非常幸福。期待再次见到你们,谢谢大家!之后也请多多关照。


 


下一站……东京!



kaailuca:

#打工仔买房记# EP04-05 🏡

  "人生中有很多出其不意的事。"

   是的~

   比如说~

   认识了你~。💛 ​

【SK】Blue:yellow / 5

言禾:

哨兵O × 向导N


前文回顾 / 其他见tag


===============


大野智回来的极快,待他折返的时候,二宫和也的咖啡都没喝完。


用嘴巴咬着杯口,一点点啜饮杯子里的咖啡,双手空出来翻着桌子上的档案,二宫头也没抬的和他打招呼:“回来了?”


“嗯。”


大野智把审讯室的门打开,示意那位向导可以开始了。自己走过来坐在二宫身旁,看着他一页一页的翻看档案管理人员的人事档案。


二宫不说话,大野智也不打扰他,一时间办公室里竟安静的很。




被大野智叫来的向导是前几天刚刚入职的新人,第一次面对军官,难免有些紧张:“报告长官,稹原爱里并没有说谎。”


“嗯。”大野智稍微坐直了些,等着听报告的下文。


“可是她的精神领域出现了一大块的空白,看起来就像被人故意切断了一样。那人技术极好,我认为向导等级是A及A级以上。”




“你有什么想法?


”见二宫和也一直低着头看材料,也不说话,大野智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他。


把手里的材料摊开,二宫示意大野智去看一位叫做「三浦优」的男性。


“长官,任务优先选择。谁切断了稹原爱里的精神力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军事部署图现在到底在谁的手上。”


“你认为是他?”


“工作以后三浦优一直表现平平,可他当年在塔里学习的时候,反侦查和电子追踪都是那一届最厉害的。”二宫和也凑近了大野智,呼出的热气直接喷洒在大野智的颈侧,使大野智打了个颤。


“追查IP地址没有结果吧?”


“嘛,算是吧。”大野智搞不清楚二宫打的是什么算盘。




“抓他。”打了一个哈欠,二宫和也把祐次唤了出来,“这小子和稹原是情侣关系,你要不要赌一把?”


“不可能。两个向导,怎么可能是情侣关系?”


站在一旁的A级向导噗嗤一下笑出声,仿佛是在嘲笑二宫的无知。


“正因为不可能,所以才需要做点事情来交换「可能性」。”


二宫不耐烦的挥手,一手摸着祐次的头,一手把三浦优的照片放在了它面前。


“来,干活儿!”


祐次的能力是追踪,这能力中规中矩,却尤其实用。赤狐抖抖脑袋,把照片推到了一边,用前脚掌撑着二宫和也的膝盖。


二宫习以为常的蹲下身去亲赤狐的鼻子,大概是得到了主人的嘉奖,祐次终于开始仔细打量自己面前的照片。




看着二宫微压在祐次眉心的鼻头,大野智心里忽然有点羡慕这只小狐狸。他移开了目光,连通自己的终端,通知各个区域负责人全面搜寻三浦优。


“你跟我去么?”


“不去。”二宫和也把脸埋在了臂弯里,“长官,抓人很累的,您可饶了我吧——”


又是腻着嗓子拖着长音撒娇,这要是自己手下的兵这么讲话,大野智早就罚他们去跑圈了。偏偏这话从二宫嘴里讲出来,他就格外受用,恨不得让他一辈子都用这个声线。




“诶,还有啊……抓错了人你可别怪我。”


“行!”大野智爽快的答应着,和祐次向外跑出去,“不过等我回来,你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的。”




二宫和也懒懒的应了一声,只留给大野智一个毛茸茸的藏在臂弯里的脑袋。




***




大野智调了一队哨兵,跟着祐次到了一片即将拆迁重改的街区,命令手下的哨兵分头行动,进行探查。


街区马上要面临整修,以至于街上基本没有行人。一眼望去,近乎空巷。


这倒是方便了大野智他们的围剿,祐次贴着大野智的腿,一双眼睛四下打量着。




七扭八拐的走进一栋大楼,看样子已经废弃很久了。祐次一直走到了大楼的二楼深处,停在了一扇门外。


门内安静的很,只有风从门缝里涌动的声音。


把门撞开的时候大野智还在想:「二宫和也这狐狸还蛮好用,能省下好多力气。」




然而三浦优并没有在这里。


房间里除了一台电脑以外什么都没有。




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自大野智心中升起,他们可能还是晚了一步。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文件传输中止」,而那个正在传输的文件正是他们丢失的部署图!


屏幕正闪烁着蓝色的荧光,大野智将对面接收材料的IP地址发送给了二宫。


「帮我查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还没等到二宫的回复,大野智眼睁睁看着本来已经中止的文件传输突然重新开始。整个程序系统重新搭建,与之前不同的是,终端操作变成了第一执行者。


要想做到终端和电脑同步,二者距离不会相差太远,这也就是说明三浦优还没走远!


大野智当机立断与四散在城区的士兵进行联络:“所有人以我现在坐标为准,给我一寸一寸的查近五百米范围,三浦优就在其中。”他瞄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系统重建进度条,“五分钟之内,我要见到人!”




祐次带着大野智向西南方向跑去,离得不远,大野智便看见了黑压压一片的人影。


“报告长官,我们已抓到犯人。”


大野智点点头,看着被两个哨兵压在地上的三浦优。


“终端交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三浦优被自己的眼镜碎片划到了眼睛,左眼血淋淋的,使笑容也添了几分狰狞。


“晚咯——”他用完好的一只眼睛瞪着大野智的脸,“大野长官,你上当了。”




大野智掰开三浦优的手,他手中的终端显示部署图早就被发送完毕,而大野智所看到的,只是他所设计的可以自主运行的假程序界面。


“大野长官,这场游戏有意思么?”


大野智提着三浦优的头发,让他面对着自己,“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三浦优因为受伤而口齿不清,可是大野智还是听清了,他说:“为了自由。”




大野智放松了手,用手指抵着额头,太阳穴突突的跳动,让他心中的疑虑不减反增。


“把他带走。”


他终是放弃了在这里继续逼问,三浦优这个人已经逼近精神崩溃的边缘。与其让他在这里崩溃,还是带回基地慢慢盘问的好。




“大野长官,你难道都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需要向导么?”


“二宫和也和你的相性度是多少?”


“为什么只有他和你这么高,可是别人都近乎于零?”


“你不在意么?你相信你们两个的相性度是真的么?”




三浦优被两名哨兵押着,一声一声地质问大野智。他每说一句,大野智的眉头就紧皱一分。




“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的事啊?”




此话一出,大野智觉得脑袋像要炸开一样,大脑里一根筋绷得死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真可怜啊,你什么都不记得。”




三浦优的话音刚落,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裂,大野智只觉得眼前一花,精神领域被一道白光笼罩。


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在哨兵的课程里曾有一门,便是体验精神领域被入侵的感觉。


就是像现在一样。


大野智试着把三浦优的精神触丝挤出去,但是哨兵的精神力远不如一个向导。更别提,是三浦优这种失心疯式的攻击。




一种麻痹感自大野智的脑内蔓延,他逐渐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感受不到周身的环境,意识快要沉在一片虚无之中。




“大野智——”




电光火石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二宫和也的声音。一声声喊得迫切,三浦优的精神触丝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阻隔,瞬间猛地缩了回去,使大野智自边缘一下子回了神。


脚下一阵虚浮,站稳了他才发现,哪来的二宫和也,只有祐次呲着牙,突然挡在了他和三浦优中间。


三浦优咳出了一大口血,双膝失力,跪在了地上。


“好一个二宫和也,我千算万算竟没算到你。”




因为感受到主人的精神不稳定,阿鹰也直接从精神领域钻了出来。甫一出来便进入了攻击状态,与祐次一大一小挡在了大野智身前。




兵败如山倒,三浦优的眼神彻底灰败下来。


“我终究是什么都做不成……”他蜷缩在地上,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爱里,我终究是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大野智看着三浦优扭曲的身体,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冲着属下一声爆喝:“让开!都让开!”




巨大的爆炸声应声响起,三浦优在最后一刻引爆了体内的炸弹。有一名哨兵没得来及反应,跑的晚了一点,眼看着要被爆炸波及。




“阿鹰!救人!”




黑豹蹿了出去,把那名哨兵甩到了自己的背上。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那名哨兵还是被火舌舔到了背部,一下子就血肉模糊。




变故发生的太快,大野智直接让黑豹先行一步将负伤的哨兵送回了基地。


直到安排完后续事项,大野智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终端。


二宫和也发过来的内容简明扼要,那个在三浦优电脑上显示的IP地址指向了与这边一直交好的Q国。




大野智看着通讯内容,定定心神,拨通了二宫和也的电话。




“唔,出什么事了?”


“二宫和也……”大野智的语气和平时不太一样,突然冷冽的拒人千里。电话那一端的二宫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右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椅子边。


“和也……”大野智突然语气一转,再讲出来的话多了几丝委屈。




“你在哪啊?”


他说,“我想见你。”












Tbc.




找到房子啦哈哈哈哈哈哈


埋伏笔真开心ヽ(=^・ω・^=)丿







(*.゚ω゚):

2016キネマ旬報ベスト・テン授賞式

Fade into view:

论磁的同步率
(((((└(:D」┌)┘)))))))

モアイ:

不勾勾手手吗 (´・∀・`)

太喜欢VS这套衣服了 ( ˊ̱˂˃ˋ̱ )( ˊ̱˂˃ˋ̱ )
/
面对考试还是选择吸SK给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