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Mild Seven 10

热河105:

10






其实樱井翔根本不会接吻。


他们的唇短暂相接的刹那,他心里发了怵。


他很快地撤回身。


二宫僵了片刻,他手指尚夹着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躲开。


他们四目相对,一秒,两秒,二宫眉头微微蹙起,他抬手猛吸了一口烟。


樱井翔紧张地摸上自己的嘴唇——他以为二宫要开口说些难听的话。


下一秒,眼前的人掐了烟,忽然侧头吻过来。




天台的门“砰”地一声被打开。


那吻被猝不及防截短在半空中。


樱井翔来不及仔细反应,他扯住二宫的胳膊猛地蹲下身。


他们与天台入口处略隔了段距离,被几个凸出的通风口和粗大的管道遮住,他顾不上姿势有多别扭,迅速地,连拉带搬将二宫同自己一起塞进来者视线与凸起构筑物的死角中。


“诶?长谷川君,刚才那里是不是有人?”


一个细弱而颤抖的女声传过来。


樱井翔冲二宫比了一个“嘘”的手势。二宫看了看他身上的高中制服,尴尬地别过脸去。


“哪里有人,看错了吧。”


回答者是个同女声年纪相仿的男生。


看来是对同样来天台散心的大学情侣。


他们躲在逼仄的角落里不知如何是好。忽而传来一阵衣物窸窸窣窣的声响,紧接着便是接吻间隙的喘息声,那个细弱的女声又传来:“长谷川君,在、在这里不好吧……”男生却不应,似乎仍在采取强硬的攻势。


樱井翔的脸腾地一下红了。他以为是自己见识短浅,但旋即发现,阴影里的二宫似乎也好不到哪去——他脸上强作镇定,但耳朵已瞬间涨成了粉红色。男生的喘息声粗而重,伴随着越来越大的布料摩擦声,两个人视线撞上又迅速分开,故事情节的发展简直像脱了轨的云霄飞车。


“不行,长谷川君……我觉得……”女生耐不住发出一声娇喘,但似乎还是坚定地推开了男生,“……我觉得这里还有别人。”


一个激灵,角落里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怎么可能。”男生没有得逞,显然不满意这个理由。


“我看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女生央求道。


男生似乎想要证明什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樱井翔禁不住伸手握住二宫的手臂。


“别看了,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女生似乎拉住了男生,不让他再向前,她的语气也强硬起来。


“万一暗处有人呢?”她声音又小下去。


两人沉默了半晌,男生似乎在进行心理斗争。


这么空荡荡的一片天台,哪里有人?由里子的胆子可真小!这种难得的浪漫时刻她偏要说这么煞风景的话。可是万一暗处真的有人呢?他上去哄也不是,躲也不是,他毕竟不想让由里子难堪。


男生看了看女生担心的脸,最终还是妥协。


“好吧。”


他感到垂头丧气。


二宫似乎听见樱井翔“呼…”地喘了口气,他伸手去捂他的嘴,却被樱井翔一把捉住。他挣了一下,却没挣开,突然觉得作为一个大学老师,此刻的模样实在是狼狈可笑。荒唐到极点,他反而又想笑了。


他这到底是在做什么呀。他就这样要败给眼前的毛头小子了?


眼前的这个傻小子此刻竟然还在笑!樱井翔的笑眼亮晶晶的,他看着看着,不禁收敛了笑,换上认真的表情。


失望的小情侣却并未听见这声轻不可闻的叹息,他们快步撤离了战场。


天台的门又被“砰”的一声关上。


樱井翔像得了声信号,眼神忽而一亮,他捉住二宫的手顺势向自己这方一拉,一个探身——他觉得这回的吻终于来得顺理成章了。




却出乎意料落了个空。




二宫稍向后一退,猛地站起身。


他仿佛终于从水底钻出来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不行,”他说。


“不行,”他像是说给自己听的,又重复一遍,“我还有节课要上。”


“二宫桑……”樱井翔有点茫然地看着他,他不知道二宫这唱的又是哪出。他方才不是明明要回吻他?


可是二宫逃也似的快步离开,他一时拉不住他,于是焦急地又大喊一句:“二宫桑!”


“我先去上课,好吗?”二宫在拉开门的瞬间终于还是停下来。他还是有骨气不该做个逃兵,于是放软了语气回应道。


樱井翔不说话了,他已经有了答案,此刻他的心已经飘上半空,他只想趴去栏杆上向全世界大喊。


他乖巧地点点头。


二宫头也不回地关上门走了。






昨天晚上他竟然还以为自己失恋了。


昨天晚上他竟然还以为自己失恋了?!


现在他身体里的这感觉……樱井翔在天台上躺下,天空是如此湛蓝而旷远。他脑袋里想起无数支优美的小提琴曲,那些旋律此刻忽然全都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那些之前让他想起洁白的雪地、馥郁的薰衣草田埂、葱郁的林地、鸟儿的啼啭,所有曼妙景象的乐章,此刻全被画上一个人的眉眼。




他恋爱了。










可是很快的,樱井翔便从这份几乎是单方面宣布的恋爱中清醒过来。


因为二宫和也自从那天从天台离开后,再没有联系过他。不仅如此,他甚至不回应他的邮件和电话。


去学校寻他的当天晚上他便发现了异样。


放课后,他犹豫再三,将手在校服外套上擦了又擦,才拨通号码。可出乎意料的是,对面的人却迟迟不接。他以为二宫不过是在忙,便删删改改,写了封轻描淡写约他练琴的邮件。


一直到很晚,也没有等来回复。如此一来,他在书桌前怎么也看不进一眼书了。手机打开又合上,再合上再打开,没忍住,他只好又打了通电话。


仍是无人接听。


他自我安慰道,他还有nino要照顾呢,那么多天没见,不得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可是第二天仍然如此。


他俩的联系如此简单直接,连向第三个人打听消息的门路都没有。午间休息的时候,樱井翔觉得实在坐不住,他想再次翘课跑一趟A大,去瞧瞧他究竟在做什么。可是再转念一想。


他不能这么沉不住气。万一他真的只是忙到忘记了回复他,他再去闹一出,不就又显出自己年少的莽撞了?


于是他佯装老成的,又等了一天。




第三天一睁眼,他便跳起来检查手机。


等来的依旧是失望。


他有些恼了,但又不愿真的承认自己为这事生气——他决定今天要忘记这件事。


正巧今天下午提琴社有个表演,一个重要的社员抱病缺了席,与他同班的社长双手合十前来求他救个急火。他应下来,午间便加入了练习。他本不习惯合奏,但如此全神贯注做了一件事,便也落得不用去想二宫和也的事。


直到演出圆满结束,博了个满堂彩,倒有不少掌声也是献给他的——他很少在学校登台演出,闻讯而来的低年级女生一下卖了不少座。演出结束后的后台大家欢呼雀跃,社长激动地搂住樱井翔的肩,大手一挥。




“走,一起吃烤肉去!”




樱井翔在演出的热烈气氛中飘着,也跟着开心起来。之前他一直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独来独往,不愿加入什么社团,可是今天他觉得很开心。


他真的暂时忘记了关于二宫和也的事。




一群人说着笑着,向校门口走去。


刚放课时熙熙攘攘的人潮已经褪去,此时只有三三两两结伴的身影。


快到校门的时候,樱井翔注意到门口立了个人。


虽然有些逆光,但却看得十分真切。那人穿了件淡蓝色的衬衫,没系领带的领口微微开着,露出一段好看的脖颈。他的头发蓬松,在夕阳的微风中轻轻地,发着光。


他表情好像冷淡着,可是唇边似乎又含了点笑意,叫人有些看不懂。


二宫远远地站着,冲他挥了挥手。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和提琴社的人道别,社长在后面叫他,他也好像没有听见。他傻傻地走到二宫面前。


二宫开了车,见他过来,极自然地帮他开了车门。


“你怎么来了?”他上了车,才想起要问。


街道恢复了宁静,如果不是学校,这是条相当少人的街。啪啪几盏路灯,在太阳完全落山前的几分钟亮起。


二宫发动了车,却倾了身子抱着方向盘。


他偏头看樱井翔:“我花了点时间想明白,Sho。”


“抱歉,久等了,本来只说等我上完那天的课。”


樱井翔盯着他。研究他在真的表示歉意时舒展的眉和闪闪发亮的眼。


他忽然觉得委屈:“真的等了很久…”


一句未完,下一秒他感到眼前敷上什么。


那个吻上他鼻尖的唇温热而干燥,旋即轻轻离开,蹭着他的鼻息开合。




“两天而已嘛。”


“……小朋友,我可以等到你成年。”




此时,樱井翔脑中的乐章一把小提琴可应付不了了。


他们的运气真的如此好的。


至少此刻的他,心甘情愿地承认,自己大概是天底下最幸运的人了。








-----------------------------------------------------


说好2-3话更完的,结果到现在都没写完……砸键盘!

评论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