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名古屋1215~1217 MC

🚅你.说.什.么.我.都.信.哦🚅:


1215
S 松本桑前半感觉如何? 
M 很嗨!总觉得,人比以前多了? 
S 什么意思? 
M 就觉得,名古屋巨蛋能装下这么多人的么?我现在正为此而感动着。同时,有汗流进我的眼睛了。(前面说话时一直在揉眼睛特别可爱) 
S 厉害了,这是把心情全部用语言表现出来的type。大野桑呢? 
O 我也很激动啊,汗流到停不下来。 
 
S 说到今年的组曲就不得不提两位的UB啊,观众反响也很好。 
AN 多谢! 
S 现在不是有人在网上模仿跳舞么,要是有人能完整地把UB跳下来那真是厉害了哦,因为舞步很复杂吧? 
A 很难的。 
N 老实说,我本来以为大家会笑的。 
S 哦,原本是往搞笑的方向设计的? 
A 嗯,这个舞本来还有大概两个更高难度的,会交缠的更激烈,我们这个等级其实完全没怎么身体接触。 
S 不不不,已经有很多接触了好么? 
N 在你看来是什么样的感觉? 
S 那我作为饭的代表说一句吧,能看到两个人贴这么近好开心! 
N 诶,是这样的感觉么? 
S 虽然我这样说可能有点怪,不过这个结果(气氛)才是正解。还有夜影中间nino和松本桑一起跳舞的动作,不是贴的很近么,大家看到就尖叫么,然后我回头看大野桑,他就(正常跳着舞步,但是眼神呆萌地盯着末子) 
O 我不知道怎么办好嘛 
A 那个动作是大野桑的编舞么? 
N 那里是自由发挥。 
M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抱着了。 
N 我每次都抱上去了。 
O (他俩抱在一起的样子)我每次都在一旁看着。 
S 我们时隔好久做组曲了吧,上次还是2002.03年左右? 
N 新岚的时候吧。 
S 有人来看过么? 
(稀稀拉拉的回应) 
S 好厉害啊!那这次真是时隔好多年了啊。 
M 不过那之后也稍微做过一点吧,2006年arashic的专也有。 
S 啊,确实做了。 
A 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带着冰淇淋(头套?)做后空翻真是累死了! 
S nino也是吧? 
N 嗯,冰淇淋。 
S 那当年也是你们俩一起啊。 
M 都是我们的历史啊。 
 
S 我能说个个人的感受么?从上周福冈结束,到这周末开始感觉真是隔了好久的只有我? 
N 是吗? 
S 大家都觉得很快就到下一场了么? 
M 嗯。 
O 确实很快。 
A 我也觉得。毕竟只有四天嘛。 
S 好吧那我来问问,这一周大家都干嘛了?嗯?讲一个也好,工作私下都可以,告诉我! 
M 上周日福冈结束回去,我周一录了夜会的外景。 
S 神马?! 
A 你不知道么? 
S 老实说,夜会的嘉宾我都是收录当天早上才知道的。虽然节目组早就决定好了但是我不会刻意去问。 
(这里润润讲了一点外景的内容为了防止剧透就不写了) 
S 什么时候播啊? 
M 过完年的,4号吧。 
S 啊,是哦。 
M 这又不是我的节目好么…… 
S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只记得收录的日期,因为播放日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嘛。其他人呢?这周干什么了? 
N 我有Nino san的收录。 
A 我录了ぐっスポ,然后就是唱唱歌跳跳舞,复习一下。 
S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一个人上了什么音番! 
A 那样的话一定会事先跟你们说的。 
S 一定要告诉我们啊,我会看的。 
M 为你应援。 
N 我还去了一趟NHK。 
S 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去那次? 
N 嗯。 
A 取材那次是吧。 
N 所以才觉得没隔多久啊,大家一直都在见面嘛。 
S 大野桑呢? 
O 有个跟小翔一起的杂志取材。 
S 啊,印度尼西亚菜是吧。 
O 我们做了正宗的印度尼西亚菜哦。 
M 印度尼西亚菜我们又不是没吃过。 
O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们做的可是最正宗的! 
S 你们平时吃的印度尼西亚菜就像在国外吃的寿司一样啊! 
A 怎么说,是请了当地的厨师来教你们么? 
S 并……没有……只是给我们写了菜谱。 
(阿智看着风组怀疑的眼神深感不妙 超快速移动到翔哥哥身边) 
M 这么说的话我们在日本吃到的也很像样啊。 
N 你们做的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S 诶?! 
O 诶?! 
N 诶?! 
S 哈?! 
A 不不不,快告诉我们啊 
S 应该是用的食材不一样吧 
O 反正就是有什么不一样啦 
S 他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O 那个用的是什么酱来着? 
S 反正就是一种酱。 
O 不知道是什么的一种酱。 
N 辣的? 
M 像hot sauce那种? 
S 就是这个! 
M 不过人家给了你们菜谱是吧?不如明天 
N 明天就给我们做吧? 
S 不不不那不行的,做那个得用特殊的食材的。 
M 但你们之前不是做了么?食材名古屋也会有卖的。 
A 对啊,别小瞧名古屋哦。 
N 想象一下自己亲手做的料理往后台走廊一摆,多像样儿! 
A 大家都会很高兴的! 
S 怎么办?(问大哥) 
O 明年再说,明年。 
S 不过那个真好吃啊是吧? 
O 嗯。 
S 以上就是我们的一周汇报。 
(猜拳分组,年上➕末子) 
A 你们发现没有,名古屋的八组里奶假发长长了。 
S 长了好多啊,变得跟被诅咒的人偶一样。还有人记得么,据说诅咒人偶被诅咒得越多头发就会长越长,很早以前我跟nino做节目验证过。 
O 不是那个吧,诅咒人偶应该是一开始短发的那个,被诅咒之后头发就会开始长长,最后能长到接触地面。 
A 别说这种话题啦!(这个宝宝立马语气都变了) 
O 大家会想听的。 
A 我们以前做深夜灵异节目的时候,其实外景录了好久的,但是OA只放了一小部分,因为太吓人了不能在电视机播放。 
(台上台下一片安静) 
A 你们看变成这种气氛了吧! 
S 那怎么办?再来一遍八组里奶? 
(宣番) 
S 明天就是电视剧最后一话了。校长到底会留在学校呢?还是回公司呢?是会去苍井优身边呢?还是与多部酱和好呢? 
A 我能问个问题么? 
S 我话才说了一半诶!算了你问吧。 
A 那个,有亲亲么?都这种关系了就算亲亲也很正常吧。 
O 校长先生~ 
A 校长先生? 
O 跟教头先生~ 
A 跟教头先生?! 
S 想知道我跟教头先生有没有亲亲么?! ねええええよ!!! 
 
(宣传检察官) 
N 明年我有电影要上哦,虽然时间还没定。 
M 不是夏天么? 
N 是么?! 
M 今天公布了明年的定档时间表,拉普拉斯也一起公布了。 
N 是哦!听到了么各位,明天夏天上映哦~是嘛,夏天啊,又要忙起来了啊(豆芽脸) 
M ナラタージュ的话,估计这周就要下了吧。star wars不是要上映了么,估计就是被那个gang地一下打下来。没办法,太强了啊。 
N 明年的剧呢?之后还要继续拍吧? 
M 嗯,中间为演唱会空了两个月,说实话已经找不到感觉了,明年还要重头再来。 
N 那新年也没法好好休息吧。 
M 估计没什么时间吧,要在家读剧本。 
N 14号开播?大家一定要看哦。 
 
1216


S 松本桑上半场感觉怎么样?


M 状态很好,总觉得能感受到当地的县民性。


S 怎么说?


M 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样,名古屋很有特色。该嗨的地方嗨,该安静听的时候就安静听,把握的非常好。


S 切换自如是吧。


M 嗯,明明上一首歌结束还在欢呼尖叫,下一首歌前奏一响立马就安静下来。


N 那么厉害?大家都是这样?


M 倒也不是所有人,但是整体上有这样的气氛。


S 大野桑感觉怎么样?


O 果然大家的反应都很棒,哪里该有掌声和尖叫之类的反馈大家都很懂,这一点在名古屋感受得特别明显。


S 比如说呢?具体哪个地方大家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O 比如说つなぐ开场我出场的时候,大家的呼声就很高。今天可能是至今为止最热烈的。


N 很高兴吧?


O 嗯,那个姿势可难受了!


S 大家明白了你的难处啊。


O 大家能理解我真的很开心。


 


S UB的两位,今天也表现非常出色哦。


AN 多谢。


S 我想说的是,中间双人舞的部分,那个真是距离非常近哦!大家好奇的话可以回去试一试,像我们有时候五个人一起拍杂志照什么的,距离要贴的很近,不过实际拍摄时的距离比你们所看到的还要近得多!下次大家拍照时把头凑近那一刻暂停感受一下,真的太近了好么!来你俩还原一下,那个回头脸对脸的动作。(就是那个大家都觉得眼看着就要亲上的动作)


(竹马现场又做了一次,台下此起彼伏着压抑着的哀鸣)


A 真的很近。而且我几乎看不到前面的,往前直视只能看到NINO的后脑勺,一直处于不安的状态。


S 是这样啊。


N 那那段你是怎么跳的?不是看不到么?


A 只能一边想象着自己现在的动作表现出来的样子一边跳,因为我往前看也只有你的后脑勺。


N 我倒是能看到,不过也是一片黑的。


S 哦,那会儿观众席没打灯光。


N 没错,整个空间是暗下来的。


A 不过NINO能看到监视器是吧?


N 能看到。


A 所以起码还能确认自己的动作。像我就只能看你的后脑勺。所以跳的时候很紧张的。


 


S 八组里奶的时候,原本该举手灯的地方我举了ウイロウ(名古屋的一种特产,有点像年糕的一种点心),有人注意到么?


(台下只有不到十个人的回应声)


翔哥哥就被击沉了。


N 这也是当然的嘛。


M 你上场之前紧跟着你后面的时经纪人吧?


N 他经纪人目送他上去之后说,翔桑拿了三个ウイロウ上去哦。可以说是盗窃现场了。


M 诶怎么回事,我们唱夜影的时候你回了趟休息室?


S 没有,我在后面换着衣服……


A 诶?!中场换衣服还要吃个ウイロウ?!


S 才没吃呢!那个,大家听我说,给我评评理。众所周知,我们的休息室里每次都给我们准备了甜品,然后到了地方还会有当地特色的土产,像今天就有ウイロウ。然后我就绞尽脑汁想把它加入演出环节。


A 吓了我一跳,你倒是事先跟我们说一声啊。


O 就是说嘛。


M 然后你的演出大概就只有四万人中的不知道几个人注意到了。


S 大概是四万分之七左右吧。所以开场前我们也讨论来着,给我们准备的是小豆汤味道的ウイロウ,还有小豆汤味道的饼干等等,各种小豆汤味道的零食。诶,小豆汤原本是爱知的特产吗?


(台下不明所以一片嘈杂)


M 来问问吧。小豆汤其实是爱知的特产哦,有多少人?


(稀稀拉拉的掌声)


M 其实并没有这么一回事,有多少人?


(热烈的掌声)


S 那为什么要给我们准备这个啊?


N 小豆汤口味产品简直丰富到像被诅咒了一样。但是却没有小豆汤本身,只有小豆汤口味的各种东西。看得我反而有点想吃小豆汤了。


S 突然觉得好怀念啊。


A 我也是!刚才这个瞬间一下子觉得很怀念。


N 啊!小豆汤会谈?


S 啊!上次也是在名古屋吧?


A 好像是。议题是“小豆汤前面为什么要加お”


S 以前我们ARENA TOUR的时候,好像是15年前左右的事情了吧,就“小豆汤前面为什么要加お”这个问题整个MC聊了30多分钟。那段在我们团内可是名作。


A 不过以此为契机发现了好多要加お的东西呢。味增拉面(お味噌ラーメン)之类的。


M 酱油(お醤油)。


O 正月(お正月)。


N 盐(お塩)。


A 酒糟(お粕)。


S 大野(おおの)。


N 诶?


M 所以你本来是叫小野(おの)的么?


O 不是啦,不过这样就会变成おおおの呢。


N 那倒是挺不错啊。


 


N 你们知道么,这个人,今天准备开场的时候使劲儿胡闹来着!


O 我才没胡闹呢!没有!


M 我看到了!平时每次大野桑都是低着头等着开场的,就像这样,这个是通常营业模式,今天是(往后弯腰从后侧面看另外四个人,doge式狠盯)


S 你挨着他看的比较明显,我跟他中间隔了一个NINO,然后开场前为了吸引这一侧的我和爱拔的注意,这个人就(向后弯着腰疯狂挥手)


A 太危险了!会掉下去的!


N 我被你们夹在中间,一开始就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觉得他真烦人啊,我明明想帅气的出场的。结果回头往另一边一看,这边这俩(SA)也一脸灿烂地挥手呢。反正就是两边都在胡闹。


(甜品部的小可爱们真是殿堂级别的可爱了!)


A 你都看到了啊,怪不得我感觉到黑暗中有两道冷漠的目光呢。


(猜拳分组,SJ+伏兵。注意!SJ一起是今年第一次!)


S 看吧,这弥漫着紧张感的气氛。


N 那我们先去了,你俩好好做MC哦。


(伏兵下台之后,被扔在台上的两位先生,足足沉默了十秒之久没人说话,其间S先生时不时斜眼瞟一眼M先生,时不时拿他迷茫的大眼睛看着观众,脸上要笑不笑的表情,而隔着目测10个透明人距离的M先生一直拎着他的水瓶子抱臂沉默。台下各处不间断地响起明显按捺着的叫声。)


M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气氛。


S 我们是come back小队嘛。


M 嗯,大概十几年前我们俩也是一起翻唱过,所以这次想再重新做一次。


S 不过,因为我们紧接着UB后头,所以……像搭搭肩……勾勾腿的动作……台下也就稍微有点稀稀拉拉的叫声……


M UB太厉害了啊,跟他们一比我们就显得拿不出手了。


S 除非我们抱在一起才能有点胜算吧。


M 大概吧。


(两人单独MC的部分全程几乎无对视,像约好了一样各自盯着空气中不知哪个焦点跟对方说话,偶尔抬抬下巴示意,都不舍得把眼神带过去。总之就是十分微妙的。)


(宣传说到确定了明年回去亚运会取材)


S 我会加油的,绝对不负众望站上领奖台。


M 上不去上不去,你又不是选手。


S 哦……不过我会以自己的标准(在工作上)拿到金牌的!


(润润在宣传99.9的时候,舞台角落里他们下后台的地方突然冒出两个小脑袋在暗中观察,过了一会儿又冒出一个,这仨猫在出口偷听了好半天,陆续有观众发现了开始叫,他们才悄咪咪的上来,也没往SJ跟前凑,一副不愿去打扰的样子,刚走了几步又退回到出口的角落里聊小天儿了)


 


(后半伏兵的自由聊天时间爆出的惨不忍睹惨绝人寰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松润荞麦面被害事件待我明天有空再继续写吧,名古屋三天的部分我尽量在24号东京开始之前更完。)


 


 


 


 


 


 


 


 



 
 
 
 
 
 
 
 
 
 
 
 
 
 
 
 
 
 

评论

热度(292)

  1. 吱石🚅你.说.什.么.我.都.信.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