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SK】Blue:yellow / 5

言禾:

哨兵O × 向导N


前文回顾 / 其他见tag


===============


大野智回来的极快,待他折返的时候,二宫和也的咖啡都没喝完。


用嘴巴咬着杯口,一点点啜饮杯子里的咖啡,双手空出来翻着桌子上的档案,二宫头也没抬的和他打招呼:“回来了?”


“嗯。”


大野智把审讯室的门打开,示意那位向导可以开始了。自己走过来坐在二宫身旁,看着他一页一页的翻看档案管理人员的人事档案。


二宫不说话,大野智也不打扰他,一时间办公室里竟安静的很。




被大野智叫来的向导是前几天刚刚入职的新人,第一次面对军官,难免有些紧张:“报告长官,稹原爱里并没有说谎。”


“嗯。”大野智稍微坐直了些,等着听报告的下文。


“可是她的精神领域出现了一大块的空白,看起来就像被人故意切断了一样。那人技术极好,我认为向导等级是A及A级以上。”




“你有什么想法?


”见二宫和也一直低着头看材料,也不说话,大野智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他。


把手里的材料摊开,二宫示意大野智去看一位叫做「三浦优」的男性。


“长官,任务优先选择。谁切断了稹原爱里的精神力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军事部署图现在到底在谁的手上。”


“你认为是他?”


“工作以后三浦优一直表现平平,可他当年在塔里学习的时候,反侦查和电子追踪都是那一届最厉害的。”二宫和也凑近了大野智,呼出的热气直接喷洒在大野智的颈侧,使大野智打了个颤。


“追查IP地址没有结果吧?”


“嘛,算是吧。”大野智搞不清楚二宫打的是什么算盘。




“抓他。”打了一个哈欠,二宫和也把祐次唤了出来,“这小子和稹原是情侣关系,你要不要赌一把?”


“不可能。两个向导,怎么可能是情侣关系?”


站在一旁的A级向导噗嗤一下笑出声,仿佛是在嘲笑二宫的无知。


“正因为不可能,所以才需要做点事情来交换「可能性」。”


二宫不耐烦的挥手,一手摸着祐次的头,一手把三浦优的照片放在了它面前。


“来,干活儿!”


祐次的能力是追踪,这能力中规中矩,却尤其实用。赤狐抖抖脑袋,把照片推到了一边,用前脚掌撑着二宫和也的膝盖。


二宫习以为常的蹲下身去亲赤狐的鼻子,大概是得到了主人的嘉奖,祐次终于开始仔细打量自己面前的照片。




看着二宫微压在祐次眉心的鼻头,大野智心里忽然有点羡慕这只小狐狸。他移开了目光,连通自己的终端,通知各个区域负责人全面搜寻三浦优。


“你跟我去么?”


“不去。”二宫和也把脸埋在了臂弯里,“长官,抓人很累的,您可饶了我吧——”


又是腻着嗓子拖着长音撒娇,这要是自己手下的兵这么讲话,大野智早就罚他们去跑圈了。偏偏这话从二宫嘴里讲出来,他就格外受用,恨不得让他一辈子都用这个声线。




“诶,还有啊……抓错了人你可别怪我。”


“行!”大野智爽快的答应着,和祐次向外跑出去,“不过等我回来,你要好好跟我解释一下,你怎么知道他们两个是情侣关系的。”




二宫和也懒懒的应了一声,只留给大野智一个毛茸茸的藏在臂弯里的脑袋。




***




大野智调了一队哨兵,跟着祐次到了一片即将拆迁重改的街区,命令手下的哨兵分头行动,进行探查。


街区马上要面临整修,以至于街上基本没有行人。一眼望去,近乎空巷。


这倒是方便了大野智他们的围剿,祐次贴着大野智的腿,一双眼睛四下打量着。




七扭八拐的走进一栋大楼,看样子已经废弃很久了。祐次一直走到了大楼的二楼深处,停在了一扇门外。


门内安静的很,只有风从门缝里涌动的声音。


把门撞开的时候大野智还在想:「二宫和也这狐狸还蛮好用,能省下好多力气。」




然而三浦优并没有在这里。


房间里除了一台电脑以外什么都没有。




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自大野智心中升起,他们可能还是晚了一步。


电脑屏幕上显示的是「文件传输中止」,而那个正在传输的文件正是他们丢失的部署图!


屏幕正闪烁着蓝色的荧光,大野智将对面接收材料的IP地址发送给了二宫。


「帮我查一下这是什么地方。」




还没等到二宫的回复,大野智眼睁睁看着本来已经中止的文件传输突然重新开始。整个程序系统重新搭建,与之前不同的是,终端操作变成了第一执行者。


要想做到终端和电脑同步,二者距离不会相差太远,这也就是说明三浦优还没走远!


大野智当机立断与四散在城区的士兵进行联络:“所有人以我现在坐标为准,给我一寸一寸的查近五百米范围,三浦优就在其中。”他瞄了一眼电脑屏幕上的系统重建进度条,“五分钟之内,我要见到人!”




祐次带着大野智向西南方向跑去,离得不远,大野智便看见了黑压压一片的人影。


“报告长官,我们已抓到犯人。”


大野智点点头,看着被两个哨兵压在地上的三浦优。


“终端交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三浦优被自己的眼镜碎片划到了眼睛,左眼血淋淋的,使笑容也添了几分狰狞。


“晚咯——”他用完好的一只眼睛瞪着大野智的脸,“大野长官,你上当了。”




大野智掰开三浦优的手,他手中的终端显示部署图早就被发送完毕,而大野智所看到的,只是他所设计的可以自主运行的假程序界面。


“大野长官,这场游戏有意思么?”


大野智提着三浦优的头发,让他面对着自己,“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三浦优因为受伤而口齿不清,可是大野智还是听清了,他说:“为了自由。”




大野智放松了手,用手指抵着额头,太阳穴突突的跳动,让他心中的疑虑不减反增。


“把他带走。”


他终是放弃了在这里继续逼问,三浦优这个人已经逼近精神崩溃的边缘。与其让他在这里崩溃,还是带回基地慢慢盘问的好。




“大野长官,你难道都不想知道你为什么不需要向导么?”


“二宫和也和你的相性度是多少?”


“为什么只有他和你这么高,可是别人都近乎于零?”


“你不在意么?你相信你们两个的相性度是真的么?”




三浦优被两名哨兵押着,一声一声地质问大野智。他每说一句,大野智的眉头就紧皱一分。




“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的事啊?”




此话一出,大野智觉得脑袋像要炸开一样,大脑里一根筋绷得死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真可怜啊,你什么都不记得。”




三浦优的话音刚落,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断裂,大野智只觉得眼前一花,精神领域被一道白光笼罩。


这种感觉陌生又熟悉,在哨兵的课程里曾有一门,便是体验精神领域被入侵的感觉。


就是像现在一样。


大野智试着把三浦优的精神触丝挤出去,但是哨兵的精神力远不如一个向导。更别提,是三浦优这种失心疯式的攻击。




一种麻痹感自大野智的脑内蔓延,他逐渐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感受不到周身的环境,意识快要沉在一片虚无之中。




“大野智——”




电光火石之间,耳边突然响起二宫和也的声音。一声声喊得迫切,三浦优的精神触丝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阻隔,瞬间猛地缩了回去,使大野智自边缘一下子回了神。


脚下一阵虚浮,站稳了他才发现,哪来的二宫和也,只有祐次呲着牙,突然挡在了他和三浦优中间。


三浦优咳出了一大口血,双膝失力,跪在了地上。


“好一个二宫和也,我千算万算竟没算到你。”




因为感受到主人的精神不稳定,阿鹰也直接从精神领域钻了出来。甫一出来便进入了攻击状态,与祐次一大一小挡在了大野智身前。




兵败如山倒,三浦优的眼神彻底灰败下来。


“我终究是什么都做不成……”他蜷缩在地上,好像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爱里,我终究是什么都不能为你做。”




大野智看着三浦优扭曲的身体,忽然感受到了什么,冲着属下一声爆喝:“让开!都让开!”




巨大的爆炸声应声响起,三浦优在最后一刻引爆了体内的炸弹。有一名哨兵没得来及反应,跑的晚了一点,眼看着要被爆炸波及。




“阿鹰!救人!”




黑豹蹿了出去,把那名哨兵甩到了自己的背上。然而终究是晚了一步,那名哨兵还是被火舌舔到了背部,一下子就血肉模糊。




变故发生的太快,大野智直接让黑豹先行一步将负伤的哨兵送回了基地。


直到安排完后续事项,大野智才有时间查看自己的终端。


二宫和也发过来的内容简明扼要,那个在三浦优电脑上显示的IP地址指向了与这边一直交好的Q国。




大野智看着通讯内容,定定心神,拨通了二宫和也的电话。




“唔,出什么事了?”


“二宫和也……”大野智的语气和平时不太一样,突然冷冽的拒人千里。电话那一端的二宫不自觉的放轻了呼吸,右手下意识地抓紧了椅子边。


“和也……”大野智突然语气一转,再讲出来的话多了几丝委屈。




“你在哪啊?”


他说,“我想见你。”












Tbc.




找到房子啦哈哈哈哈哈哈


埋伏笔真开心ヽ(=^・ω・^=)丿







评论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