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Y2】暗光 - 4

TSUBAME:

人物开始多了,希望别写乱掉……




====




Ep 04


 


淡淡的清香随着飘散开的热气传到手举茶杯的人面前,还没有饮,即知道这茶是不可多得的绝品。


泷泽抬手撩开窗边的竹帘,看着街上来来回回的人群,把杯口举到嘴边。


“Takki!Takki!”


差点被茶烫到,泷泽落下手,让竹帘重又遮住自己的身影,不满的回头看着用简单粗暴的动作推开移门的人,“说了多少次,不要Takki,Takki的叫,叫前辈!”


相叶雅纪嘿嘿笑笑,似乎自动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泷泽的话,最后作为没有用的东西又全都输出了。


“我看到那两个人了!”


“哦?”泷泽两眼亮了下,顾不得手里还没动口的好茶,跳下窗台走向相叶,“带我去见他们。”


“是!”


 


相叶带着泷泽从大街穿到小巷,沿着一排排的商户快步疾走,停在了一家茶庄前,“这里。”


泷泽点点头,率先跨了进去。


 


“怎么就你一个人?”


坐着品茶的人听到身边泷泽的质问也不急也不脑,甚至是没有回答问题的打算。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抿一口茶,“那人坐不住,我也没办法。”


 


泷泽颓败的看了眼身后的相叶,叹口气只能坐下一同喝茶。


 


---------------


 


大野从小就喜欢海,常常会站在一排排礁石边,看着滚滚的海浪兴叹,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出海,纵横于蓝色波涛之上。


而这份喜欢,按照樱井的话来说,只是因为大野喜欢钓鱼带来的一种附加感情。


 


当大野拎着小吊桶和一支自制的竹竿鱼竿走到礁石边的时候,看到一条搁浅的破木舟上躺着一个人,纹丝不动,脸上盖着草帽。


大野四下张望了下,看看没有什么人,乞丐的话,这里也讨不着什么钱吧。


缓缓走近,大野立于木舟边,用竹竿戳了戳躺着的人,对方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于是大野加大力气又捅了捅,那人就和死了一样,都快被桶翻过去了也没有丝毫挣扎的迹象。


大野叹了一口气,收起鱼竿往回走。


 


“喂,你就这么走了啊?”


“我去叫人,说这里有个死……”大野猛的转过头,蹬着眼看着已经坐起来,对着自己笑得开心的人,“你不是……”


“我在这里睡觉,有个人过来对我又戳又捅的,吵人家睡觉还说人家是死人,我真是……”虽然是满嘴委屈的语气,但是大野百分百确定对方脸上那戏谑的表情才是他真实的心境。


“不好意思,我误会了,你请继续睡,我不打扰你。”


对于这种吃饱饭捉弄人的家伙,大野决定还是敬而远之的好。


“喂喂,你别走啊。”那人甩了草帽冲过来拉住大野的胳膊。


大野一个回身,抡起竹竿隔开对方伸过来的手。


那人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对方轻轻的一下,手指竟然发麻的从对方的衣服上滑落,有些惊到的看着大野,“好剑法,不知道阁下是哪一派的?”


“天然理心流。”大野抿了下嘴,被人夸总是高兴的,不过喜形不露色的性格导致他现在的脸没有表情的吓人。


一般人如果碰到这种情况,应该是要么极力再说几句好话让对方高兴来引出下面的话题,要么就是摸摸鼻子告辞反正也不会再相往来。


但是这个一身破破烂烂,头发上还夹着杂草的人偏生说了句让人莫名生气的话。


“啊啊,很厉害的剑法啊,Takki的也很厉害,不过在我看来这些早晚都会败下阵来。”


大野沉下脸转过身,面对着那人,“你什么意思?”


对方将两个手交叠枕于脑后,看着汪洋大海,“因为啊,这个世界很大的,有很多你没有见识过的东西。”


大野皱了下眉,“我先告辞了。”


“喂,小子!”对方扭过头看着大野,“你知道阿美里噶吗?”


大野停下脚步没有回头,“不知道。”


“世界会改变的,日本也会改变,到时你会选择一条路,每个人都会选择一条路。”


大野向后瞥了眼那人,“那我应该和你选的不是同一条。”


对方放声大笑,并没有嘲笑大野的年少轻狂,也不是对大野并不友好的态度的苦笑,而是一种期待,对着这个人,这个国家,这个世界的期待。


 


----------------


 


樱井带着二宫坐在小食店门口吃山芋,小心的吹着气,放到二宫手里。


“够吗?”


二宫咬一口,被烫的说不出话,好不容易咽下去了,才笑着点点头,“怕是翔不够吃吧。”


樱井也不气恼,伸手揉了揉二宫的头,两人就不说话一口一口的咬着手上逐渐不烫了的山芋,偶尔二宫会抬头冲着樱井笑笑,然后樱井就抬手抹掉二宫嘴边占着的山芋泥。


不用交谈也不会尴尬的默契。


就像这样靠在一起吃一个几文钱的山芋,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偶尔回头对对方轻轻笑笑。尽管之后的很长岁月中二宫都一直陪伴在樱井身边,但是却可惜,像这样晒着太阳啃着烤山芋的清闲时光就再也没有过了。


 


但是即使是在什么都没有开始的现在,这样的慵懒不久也被人打扰了。


“呀,你不是上次打倒我的那个小子!”


二宫抬起头看到面前站的人,猛的握住腰间的竹刀,护着樱井往后滑了一步,手上的山芋都被扔到地上,脸色不由自主的冷了下来。


相叶雅纪抬起手无奈的摆了摆,“我打不过你,不和你打了。”


二宫的表情并没有放松,相反是像头小兽一样的更为剑拔弩张。


泷泽从后面走上来靠到相叶边上,“看来我们是被他们深深地讨厌了。”


二宫已经抽刀护在身前了,挡在樱井前面避免他们的突袭。


泷泽嗤笑了下,“不管怎么打,也是打不过我的,收刀吧。”


二宫不答话,往后推开樱井。樱井不说什么往后退了两步。


二宫正身移步,左手手肘翻转,天然理心流。


 


“这个身法真是漂亮,即使是曾经的大野先生也不及这位孩子啊。”


泷泽回头看了眼开口说话的人,“这个就是把相叶打败的那个小子。”


对方点了点头,“照这样看,相叶君输也是应该的了。”


“喂!”相叶不服气的在边上跳脚。


二宫凝眉看着面前三人说笑,倒也沉得住气,丝毫不放松的握剑对阵,却没有踏出一步,对面三人,除了之前交手过的大嗓门外,另外两个看样子都不容易对付。


那个艳丽的男子身手极快,上次可以用手连击腹对付翔,就说明他不简单,翔本身擅长的就是小手,而他挑击到收刀过身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


而另一个外表温文尔雅的人,虽然看着无害,而且似乎是个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剑客,但是他光从架势就知道自己是天然理心流的家徒,就不简单了,如果一个人可以把自己的杀气掩藏的那么好,就是更恐怖的一件事了。


二宫还在思考着的时候,原本还在谈笑的柔和男子已经快步移动过来,立于二宫身前。


“和也!”樱井大叫,想要冲上来已是来不及。


二宫意识到时,竹刀已经被对方握在手里,而且力气极大,拔不出来。


“在下冈田准一,未请教?”


这人一点也没有要对战的意思,一手紧紧抓着二宫的竹刀,还能气定神闲的自我介绍。


二宫哼了一声,两手握紧竹刀使劲翻转,刀刃磨到掌心带来不小的疼痛,迫的冈田放了手。一旦脱离钳制,二宫抬脚往前踢,接着快步连刺,小心观察对方的行动,显然对手没有要和自己对打的意思,连刀都没有拔。


二宫右脚前踏,直击对方面门。


冈田笑着也不闪避,看着刀刃在自己眼前两公分处停下。


二宫收刀后移一步,欠身说道,“承让了,要不是前辈忍让,二宫怕是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冈田笑笑,走上前拍了拍二宫的肩,“二宫君的身法很好,速度也很快,几岁了?”


“9岁。”


冈田讶异的张了张嘴,随即便忍下了心中的惊讶,只留下脸上的喜色,“真是个练剑的好人才!在下冈田准一,你名……”


“二宫和也。”


冈田慢慢的念着二宫的名字,脸上露出了温柔的表情,“愿不愿意拜我门下跟着我?”


“当然不愿意!”


还不等二宫回答,樱井走了上来一把拉过二宫护于身边,抢白答道。


冈田愣了下,“阁下是?”


“樱井翔。”


冈田好笑的看着樱井,“那你是二宫君的……?”


樱井咬了咬牙,不说话。


二宫看了看樱井,回头对着冈田礼貌的笑了笑,“我不愿意,我要跟着翔。”


冈田看了眼脸憋得通红的樱井,然后对着二宫点点头,“随你,我们交个朋友吧,如果以后有需要我的,我可以帮你一个忙。”


这种好康的事,没什么交情的人突然许你一个帮忙的机会,二宫却没有兴趣收,他明显的感受到身边的樱井僵直的身体,以及紧紧捏着的拳头不住的颤抖。


“我不需要……”


“你先收着。”冈田似乎并不喜欢被人拒绝,脸色由原本的暖意融融瞬间变得寒风凌冽。


二宫吞了口口水,点点头,然后抬起头拉了拉樱井的衣袖,“翔,我们走吧。”


樱井点点头,跟着二宫离开了。


 


相叶叼着刚买的丸子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喂,那个樱井翔摆臭脸给谁看呢。他剑术不行而且也没有佩刀,出门在外还要个9岁的孩子护着,横什么横?!”


泷泽笑着从相叶的碗里偷了个丸子,“你个小P孩懂什么?”


相叶炸毛的想要抢回丸子,“你偷一个小P孩的丸子要不要脸?!”


冈田捡起地上刚才被扔下的山芋,“你好像很喜欢樱井。”


泷泽一边努力嚼丸子一边推开相叶凑过来的脸,“你不也好像很喜欢二宫。”


“百年……一遇啊。”


泷泽看着感叹的冈田,不理边上哇哇大叫的相叶,轻轻笑了声,“百年一遇的人才,若是做了同伴,如虎添翼,若是做了敌人……”


冈田脸色冷了下。


泷泽瞄了眼冈田,继续说到,“相比起二宫,我更感兴趣的是樱井翔,一个是人才,一个却是让人才听话的人,他的存在感太强烈了。”


冈田不屑的笑了笑,“这种人,迟早会撞得头破血流。”


泷泽耸了耸肩,“谁知道呢,这种人那种人,反正我最苦手的就是像你这样表里不一的人……”


话还没说完,一柄薄如蝉翼的长刀已经架在了泷泽的肩上抵着泷泽的喉咙,冈田笑的一脸无害,“你说谁呢?”


相叶快速拔刀怒目指向冈田,没吃完的丸子四散在地上,一粒粒左右滚动着。


 


“喂喂,不是我刚回来就让我看这出吧?”


泷泽往边上瞄了眼,抬起一只手,“哟,好久不见。”


对方拿下头上的草帽,吐了嘴里的稻草,完全没有在乎已经两把刀出刃的紧张气氛。


 “Takki,相叶君,好久不见!”然后转过头对着冈田,“你不要老是拿这个出来吓人嘛,Takki他胆子小。”


泷泽咬牙憋出个笑,看着冈田收起了刀,回复了文雅的表情,然后意思相叶也收刀,内心默默的发誓,总有一天,要狠狠踩这两个人几脚,然后再哈哈狞笑,大声嚷嚷你们也有今天!






- TB那个C - 



评论

热度(24)

  1. 和子TSUBAM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