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SK】修炼爱情(1)

找不到丫头的依依💦:

*sk结成日贺文and提前祝相方 @湶丫头💧 生日快乐


*本来打算来个短篇,结果又是拖拖拖,拖到今天还是只码了一半QAQ,在结成日的最后让我大喊一声结成日快乐!


*1w+ 略长


*H有 慎入


============


修炼爱情的心酸,学会放好以前的渴望,我们那些信仰要忘记多难,远距离的欣赏,近距离的迷惘,谁说太阳会找到月亮,别人有的爱我们不可能模仿。修炼爱情的悲欢,我们这些努力不简单,快乐炼成泪水是一种勇敢,几年前的幻想,几年后的原谅,为一张脸去养一身伤,别讲想念我我会受不了这样


                                        ————《修炼爱情》


写文时候听到这首歌的歌词觉得很适合这篇文,所以这也是题目来源


==================


*


下了飞机,白茫茫的一片世界,所有的声音沉寂在这片雪后的世界里,就在面前的是一片并没有人踩过的雪地,积雪很厚,松松软软的,踩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凉风透过大衣吹到了骨子里二宫和也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应该多穿件衣服来的,自己向来对温度的感知不是很大,也就没在意,没想到北海道的冬季会冷到这样一种地步,将大衣裹紧了些,微缩着脖子好让自己暖和点


有些不太能理解,放着东京这种温暖的大城市不去住,而住在这并没有多少人气又寒冷的北海道郊区的金主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走了一段路,手已经冻得有些僵了,两只手互相摩擦着聚集些热度,想想自己早上还在东京对温度没有感知,现在简直就是掉进了冰窟窿里


他,二宫和也,曾经红过一时的年轻偶像,那时也是有不少人来追随,然而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没有接到什么有价值的资源,也就渐渐被后来的“新人”们所掩盖了


其实不是不知道,这个行业里潜规则泛滥,也有不少人曾跟自己表示过只要自己顺从就可以给自己充足的资源,当时的自己不屑于这些,不愿意委屈了自己,所以就看着那些后来的“新人”们依靠着出卖着身体一步步超过了自己


直到三天前,一直在事务所尽力协助自己的经纪人叹着气拍了拍自己的肩,无奈的告诉自己,“真的没有办法了啊,公司已经决定放弃你了,呐,有个朋友介绍了一位金主,据说人很好,你要不要考虑下,就当给自己一个出路了”


二宫和也累了,不想再去这片世界里摸爬滚打,也许找个人包养也是好的吧,所以,二宫来了,甚至连对方是男是女都还不清楚,就这么恍恍惚惚的来了


旁边的松树上积了厚厚的一层雪,枝干因受不住重压而歪斜着,忽然,一堆雪从不负重压的树枝砸落在门前被扫的干净的地面上,也将二宫的思绪扯了回来,默默看向眼前的木质门


二宫有些无奈,想想自己今后的命运就在这扇门后了,不由得吸了吸鼻子,下定决心般地抬起了早已冻得没有知觉的手按响了门铃


没过一会就有人来开门了,是一个长得很清秀的人,虽然脸上看起来有点肉肉,圆圆的,但是五官长得足够标致,穿着很简单,白衬衣牛仔裤加一双棉拖,看到二宫的时候就微笑着说了句“来了啊,快进来吧、”他就先进去了,感觉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糟


二宫和也跟了进去,一阵热气扑面而来,在玄关处换了鞋子,脱下了已经沾满凉气的大衣挂在衣架上,温暖的室温让手也稍稍恢复了一点知觉,搓了搓手掌哈了几口气好让手快点缓过来


“那边先坐吧”


二宫只听见了一阵拖沓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乖乖走到沙发边坐下,因为刚才冻得有些过度了,现在两边面颊连带着耳朵都烧呼呼的,想必现在看起来应该红扑扑的了


那边棉拖声又拖沓着由远及近,那人拿着一个杯子递给自己,接过杯子,温热的力度透过铜杯从手心直扣心头


“这边天冷,出门还是多穿些的好”他说


那人说罢便坐在了对面,语气里并没有带多少感情,却也是足够给一颗冰冷的心升起一丝的温度


“我叫大野智,你以后叫我智就可以”


“嗯”


大野智没有说是自己包养的二宫和也,二宫也知道是他了,只是包养这二字,任自己也是无法说出口的吧,只是有些不太习惯,包养自己的是个男人……


虽说早就有过这样的预料,自己也不是不能接受,但当它成真的时候还是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应付,不过还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种充满了肉欲的会面


大野智没有再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窗外,一副心事很重的样子,二宫顺着他的视线看了出去,沙发边宽大的落地窗外是银装素裹的世界,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平和、安静,没有人说话,房间里静的甚至能听得到呼吸声,二宫和也望进大野智的眼里,那里好像蒙着一层烟雾,将他眼中的银河都蒙的灰沉沉的


大野智突然从窗外收回视线,与二宫的视线撞上的时候,微微笑了一下,那笑,很美,很清澈,带着透彻人心灵的力度,宛如冬日里的暖阳,足以融化冰霜


“记得你会弹钢琴的吧?弹一曲听一听吧”


身后有一架透明的三角钢琴,二宫走过去坐下,正好面对着窗外缟素的世界,那边大野智就窝在沙发里静静地看着他


手抚上琴键,久违的感觉让二宫回想起曾经苦练钢琴的日子,很多画面一闪而过,停留最久的是自己曾抱着满腔热情而如今又走到这般田地的唏嘘,旋律流畅的从指尖滑出,蕴含着太多的无奈与孤独


一曲弹毕,回头看大野智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那里睡着了,他的呼吸很深,好像携带着说不清的愁苦,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那里纠结着他的烦心事吧、


[好想替他揉平眉间的褶皱,带走那些苦楚]


突来的想法让二宫自己吓了一跳,他只是包养自己的金主而已,自己又能做些什么?


拿起毯子过去准备盖在大野智身上,停在他面前,那人的唇就在离自己咫尺的地方,很好看,又想吻上去的冲动


[在想什么?!!]


有些搞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干嘛,尽量细微的动作将毯子盖了上去,可还是弄醒了本就睡眠很轻的大野智,大野智微睁了下眼,就抓住了二宫抓着毯子的手直接将人拽进了自己怀里


有些出乎意料,二宫就这么毫无防备的倒在了大野智怀里,一种很清淡的香味将自己环绕,说不出那是什么味道,但是很喜欢,可是这样在他怀里让二宫有些不自然,愣愣的看着大野智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贴上了自己的唇瓣,二宫有些紧张,更多的是失望,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嘛?还以为他会不一样、


有些认命地闭上了双眼,却只感受到那人在自己唇瓣上细细的舔吻,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动作,二宫和也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望进了一片银河里,没有尘雾的掩盖,很透彻


唇瓣上软腻的触感加上清淡的呼吸浅浅的打在自己脸上,有什么从心头滑过,温热的,一点点打湿了冰凉的石块,有些沉迷于这样的感觉,却被大野智突然停止的动作打破了,变得有些突兀


“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吧”大野智说


二宫和也赶紧从大野智怀里钻了出来,闷闷地回了声“嗯”


“我去做饭,你在房子里转转看看吧”


大野智还和先前说话时一样平静,好像刚才的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二宫和也还在刚才的余温里没回过神来就又听见那人拖沓着棉拖进了厨房,接着就是哗哗的水声,是在洗菜吧


二宫揉了揉脸,看向窗外,天已经暗下来了,远处有路灯的样子,打出柔和黄晕的光亮将雪地打的一片橙亮


二宫挨个房间转了转,统一木质的家具携带着淡淡的清香味道,每个房间但是落地的大玻璃窗,可以完整的看到屋外的景色,这块并没有多少人,所以尽目都是树林雪域


“饭好了、”大野智的声音有些粘糊糊的,从餐厅传过来却是听的很清楚


到了餐厅的时候大野智已经坐在了那里,桌上的饭菜都腾着热气


“快来吃吧,不知道合不合你胃口”


二宫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嗯,很好吃呦~”


“真的嘛?”


大野智的眼睛扑灵扑灵的,和之前都不太一样


“真的呦”夹了一筷子,又塞进嘴里


大野智fufufu笑出了声


二宫收拾完碗筷回来的时候,大野智站在落地窗外,整个人映在雪后通红的夜空下抬头看着远处的天空,与其说是在看,不如说是在放空吧,就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夜风吹动着那人的衬衣,衬出他有肌肉的身形,在夜幕里,静谧成了一座塑像


好像注意到了二宫,大野智忽地回头凝视眼里有说不出的柔情,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场景,这场景好像什么时候有过,却又记得不分明,但感觉的到自己好像想念的紧


慌忙将视线收回到自己的脚底,这样的感觉好奇怪,好像自己从来到了这里就变得有些奇怪了,明明自己从来不会在乎或者去关注别人的,不愿去解读别人的情感,因为很麻烦,怎么现在变成了这样?不断的感受着他的情感?


可能只是因为他是“包养”自己的金主的缘故吧、


不该这样下去的,不想任何人走进自己心里,那会让自己变得脆弱


忽然一阵凉气席卷进来,凉凉的,扑在脸上,瞬间清醒了好多,抬起头的时候,大野智已经进来了,正背对着自己关着玻璃门


“外面不冷么?站了那么久”


“嗯,还好……”


突然想帮他暖暖手,这么想了,二宫也这么去做了


[别多想,我只是去尽一下一个被包养者的义务罢了]


捧住大野智双手的时候,冰凉的感觉就从骨感的手指传过来了,“明明都冻得这么凉了,还说还好?”


大野智惊讶的看着二宫和也紧握着自己的双手还不时地搓一搓哈哈气,突然有好多话想说,好多好多,“kazu,你……”


“嗯?怎么了嘛?”太过于亲昵的称呼让二宫有些疑惑,长这么大还没几个人这么叫过自己呢


“啊,没什么”大野智欲言又止,翻转了一下手,将二宫小小的手捏在掌心里,二宫也就这么由着他拽着自己窝到了沙发上


大野智就这么盯着电视不再说话了,可是电视荧屏上闪动的画面一点都映不进二宫和也的脑海里,心头有说不清的烦躁在涌动,胳膊不小心蹭到了大野智的胳膊,那冰凉的温度让二宫一个激灵,拽过来旁边的毯子给大野智拥上,大野智就这么扭过头来呆呆的看着二宫,眼神里写满了太多的情感,就仿似看着一个长久未见的恋人,让二宫很不舒服,也很不自然


“老大不小的人了,身体冻坏了,老了以后怎么……”


突如其来的吻将二宫的话截断了,鼻尖贴着鼻尖,冰凉的温度就从相触的传了过来,心头的焦躁瞬间被这冰凉浇灭了,大脑一片空白,唯剩下相触的唇瓣间淡淡的属于烟草清苦味道融进自己心底


大野智好像不满足于这样的浅吻,按住了二宫的后脑,让这个吻更加深入,舌尖相触的时候,心头有什么在骚动,想要更多,舌相交缠的柔软触感在心头留下一道道痕迹,掀动着心跳越来越激烈,品尝不够的甘甜带动着津液的交换在心头愈来愈浓郁,含不住的液体从嘴角渗出来,这样的缠绵就像想把对方吞噬,融进自己的骨血里,让人着迷


急促的呼吸已经没有办法满足双唇的纠缠,将额头抵在一起,不断地获取着空气,大野智就这么看进二宫眼里,手抚在二宫的面颊上,用拇指抹去二宫嘴角的亮晶晶的液体


二宫分辨的出来,大野智眼里写满了心疼和说不清的怀念,倒是现在不是很能理解自己心头那里抹不开的焦躁,以及那种长久分别后终于重逢的似曾相识感


“我们,原来、认识么?”


这句话问出来的时候,大野智眼里有什么闪过,捎带着一丝心痛,一丝失落,随后又变得波澜不惊,放开了抚着二宫面颊的手,稍稍分开些距离,给了二宫一个很窝心的笑容


“不认识呦,从现在开始认识不好嘛?”


二宫没有回话,心头涌动的那种感觉告诉自己什么地方好像不太对,根本没有办法忽视


突然,大野智揉了揉二宫的头发


“呐,别想了,去洗个澡吧?”


“欸?!”[洗白白?!]


“快去啦”


就这么被大野智推搡着进了浴室


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了,陪睡什么的,可来的这么快还是让自己觉得有些措不及防,在浴室里磨磨蹭蹭,尽量的拖延时间,心底蛮紧张的,毕竟跟男人做什么的,自己还没尝试过,会很痛的吧、、


时间久到手指都已经泡皱了,才无奈的穿上了浴衣慢吞吞的进了卧室,进去的时候大野智正坐在窗边吸烟,落地窗的玻璃上映出的是他孤独的身形,见自己进来了,他就赶忙灭了缭绕着雾气的烟


“洗了这么久呀~”


“啊、是呢”


大野智起身过来了,紧张感愈来愈甚,整颗心都快提到嗓子眼,该如何是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大野智停在了二宫面前,却只是接过了二宫手里的毛巾,揉在二宫湿漉漉的还滴着水的头发上


“还滴着水呢,都不擦干点就出来了?”


他的行为总是让自己那莫名的紧张感看起来有些突兀,不知道该怎么回话,就这么站在那里任大野智帮自己擦着头发


“吹一吹吧?”


“嗯”


指节在柔软的发丝里伴着热流穿梭,这样轻轻地拨弄,很舒服,将二宫原来有的一点点紧张感剥除了一层又一层,困倦也就随着舒适的摩擦降落,就连什么时候被人拥住了都没反应过来


“馁,去睡觉吧?”


“嗯”


困倦到眼睛都懒得睁开,随意的回答,任由拥着自己的人带着自己躺到了床上,习惯性地伸手拥住旁边的东西才安稳的睡了过去


大野智就这么看着在自己怀里紧紧抱着自己入睡的人却是没有丝毫的睡意,这种感觉有多久没有过了?好想念……


将熟睡的人拥进怀里,失而复得的满足感涌满了心房却又掺杂着说不尽的苦楚,脑海里停留的是曾经最后一次见到的二宫的神情,空洞的,没有生命的像死去了一般的黑暗瞳孔,被血丝填充的眼球,发白的面孔,以及像脱线人偶一般堆落在墙角的身形,后悔就像潮水将当时的自己掩盖,应该好好保护你的,当时的大野智心中也只剩下了无助与痛苦


“没有办法了,他自身的这一人格已经没有办法在支撑下去了,院方经过商讨决定帮他重塑一个人格,但是你的存在会阻碍新人格的成型,为保证重塑过程不受影响,你不能再见他”


主治医师的一句话彻底将自己打进了谷底,就连想见,想要守护的心情也变成了一种阻碍,所以只能默默离开,不能再回首地离开


[有多久没见你了?久到我都快要忘记生活、忘记呼吸了呢……,以后都留在我身边好不好,别再离开]


这些言语一一在大野智脑海里,在大野智心头飘过,可是他不能说,脑内的神经在提醒着他现在的二宫已经不是当年的二宫了,要怎么面对,大野智有些迷茫,不想要让现在的他知道那个混沌的满是伤痕的曾经


这久违的体温却又让大野智着迷,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地吸取二宫身上散发出的独特荷尔蒙,控制不住地想跟紧地拥着这与记忆里相契合的身板,控制不住地去更多的汲取属于这具身体的甘甜,多年的忍耐就在见到二宫和也的一瞬间崩塌了,情不自禁地想将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


 


 


“呐,醒了啊?”


二宫一睁开眼就看到的是一脸温暖的盯着自己的大野智,映衬在微亮的朝阳下,有些比太阳还耀眼


“唔嗯,好困,还想睡、”


赖床症还是和往常一样,摸到被角就想往头顶带,让这明亮的光度离自己远些


“馁~”


突然被人拽住了被子,接着就是黏糊糊的声音传进耳朵里,“那你再睡会,我去准备早餐”


“嗯”


然后就感觉到额头上有唇的轻触,心跳在这一瞬间变得有些突兀,待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那人已经不在卧室了,映进眼里的是并不刺眼的阳光


二宫坐起身,刚睡醒还有些迷糊,呆愣愣的看着窗外没有力度的阳光打在雪地上,一点融化的意思都没有,看起来就好冷的样子,不由得拽着被子往身上拥了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心底多了一丝安心,好像待在这里就会自然而然感到安心,说不出为什么,但又特别熟悉的安心


昨天一晚上大野智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就只是相拥而眠,那怀抱的温暖驱逐了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视而不见的孤寂,所以第一次,二宫觉得自己睡得很踏实


换了衣服,拖拉着棉拖去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向不断发出诱人香味的地方行了过去,大野智背对着自己正在忙


“你先坐会,我这里马上就好!”


二宫并没有听从大野智的,而是直接进了厨房,拿出碗柜里的碗盛起了汤,将那人做好的所有的吃的都摆到了餐桌上,看大野智忙完了手底下的最后一道菜,就站到大野智身后解开了他围裙的带子,大野智愣住了,静默的看着二宫脱下自己身上的围裙收了起来


二宫都已经收好东西了,大野智还是静静地看着,目光未从二宫身上离开过,气氛就开始变得有些微妙,那炙热的目光让二宫有些受不了


“看什么呢,快去吃饭啦,一会放凉了……”


大野智拽住了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正要往外走的二宫,二宫突然受惊的眼神,让大野智有了想要欺负他的想法


“馁,我吃你就好了、”


说着就吻了上去,惹得二宫心脏那里扑通扑通乱跳,脸“蹭”地一下红透了,焦急地使劲推开大野智


“流氓!”


大野智看着受惊的小刺猬fufufu傻笑,那边二宫红着面颊别过头去不想理他


“呐,好啦好啦,骗你的啦,快去吃饭吧~”


二宫斜眼看着他,一点都不想过去吃饭了,噘着嘴表示自己正在生闷气,大野智却是笑的更合不拢嘴了,二宫只是觉得气的慌,却被人突然拥入了怀,让本来有的一点点小生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野智紧贴着自己的背部,呼吸打在脖颈上,不出声,就这么深沉的呼吸着


“喂”


“让我多抱一会好不好、”


大野智的声音有些空洞,不像平常说话那样黏黏的,现在的他听起来很疲累,低沉压抑的语气让人感到心疼,呼吸一拍重一拍轻的在二宫心头撩拨,有什么情愫在不知不觉间增生,心跳却如四周的氛围一样平静地出奇,只剩下两人倚在一起的温度渐渐地灼热了起来,肉肉的小手抚在环着自己的双手上,这样轻轻的摩擦就可以打破那种沉寂


“馁,饭要凉了、”


“嗯”大野智抓住了摩擦着自己的小手,声音听起来比刚才缓和了很多,“去吃饭吧”


两人吃饭的时候都没有说多少话,有的只是偶然的四目相对,就像心意相通的恋人,不言语就能理解对方,这种自然的感觉,在两人之间不着痕迹


吃完饭大野智就去书房了,留下二宫窝在沙发里看着电视,过一会就能听见书房里传出来打电话的声音,好像是在商讨什么重要事情,可能是他的事务所的事情吧,过了也不知道多久,二宫在嘈杂的电视声里觉得脑袋开始变得混混沌沌的,差不多都要睡过去时候书房那里才没了声音


推开门进去的时候,大野智正在埋头忙着什么,并没有发现轻手轻脚进来了的二宫,直至面前突然放下了一杯咖啡,才注意到自己周围早已缭绕着浓郁的咖啡香


“馁、忙了这么久,喝杯咖啡歇会吧”


大野智抬头对上了二宫暖暖的视线,软软的说了声“谢谢”,端起面前的咖啡轻抿了一口,淡淡的苦涩就在口里融化开来,那融进心底的甜度却是不知比平常自己冲的咖啡甜了多少倍


“还有很多嘛?”


二宫朝着桌上放的那堆文件努了努嘴


“不多了呢,一会差不多就能弄完了~”


“那,我去做饭好了、”指了指桌上的表


大野智这才看到居然已经快两点了,“啊,都这点了,那要麻烦你了呢、”


“没什么呀,我也该做的嘛”


大野智突然这么客气的语气让二宫有些不舒服,明明这一天相处下来那么亲昵的事情都做过了,此刻的他却突然变得有些拘谨,心头敲起了不平的鼓点,烦躁又一点点的席卷过来


[嘛、想什么呢!乱七八糟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觉得再这样的心态下去自己都要恶心自己了,刚想阖上门的时候却听到了那人的声音


“あの……”


将半阖上的门又打开


“下午陪我去一下神社吧?”


“欸?!”


“有事情需要过去一圈呢、”


“嗯,可以呀”


二宫觉得刚才莫名的心烦好像好了很多,可是自己这是在干嘛?!凭什么他两句话就能影响自己的心情,这样下去可不行、


打开冰箱上下翻看里面有什么食材,刚准备拿出冷冻箱里的一条早已被处理干净的鱼裤兜里的电话就震了起来,掏出手机瞅了眼接了电话


“喂”


一手拿着电话一边伸手去拿刚刚看中的食材


“nino!!!你怎么就这么不干啦!连说一声都没有就离开,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


“啧、”听到声音的一瞬间就赶紧把手机支得远远地,直到电话那头消停了


“你个笨蛋,是想把我的耳朵吵聋嘛?!”非常嫌弃那边的聒噪


“你还说哦,你跑哪去了?哪哪都不见你人影”虽然很聒噪,但满是关心,二宫明白的


“我有事哦,在忙,等有空了去见你”


“你都失业了欸,有啥好忙的,骗我是不是”


要怎么回答?总不能说自己正在被包养着、有些哭笑不得


“我说是在忙就是在忙啦,失业了就不能干其他的了嘛!我现在就正在忙,等我回去再联系!”


“那说好了哦,回来了一起去吃个饭”


“你掏钱!”


刚忙完手里的文件就听见外边的一声小尖嗓,大野智fufufu笑出了声,这种拥有的感觉太过美好 


*


推开门的时候一阵冷空气就灌了进来,二宫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把整个脸都埋在了刚刚大野智裹在自己身上的厚厚的棉袄里,就这么迈步往外走却是被身后的人给拖了回去,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拥上了一条围巾,将边边角角都围的严严实实的才满意的笑笑说可以了


热度从脸蛋烧到心底,暖暖的,混着一丝甜蜜,嘴虽然紧抿着却也掩不住嘴角的弯度,这样被人照顾还是头一次,感觉、很安心


路上雪还是很厚,太阳还是没多大大力度,整个空气都被凉气卷席着,呼出的气息在近在眼前的地方就变成了白雾,一点都不想说话让凉空气钻进口腔,两人就这么沉默地一前一后的走着,时不时胳膊就会轻蹭到


“在这等我,马上就出来~”


大野智进去了,四周没有什么人家,只有这座神社,无聊得慌,脚下蹭着雪玩,神社门前通红的柱子在四周白雪的映衬下显得艳丽异常,可能是人少的缘故,这边的雪地上一个脚印都没有,看着如此完整的雪层就有踩上去的冲动,在雪地上印上了七零八落的脚印小恶魔才满意地笑了


抬起头看向神社方向的时候才看到那人居然定定地站着看自己玩,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看的,自己跟个小孩子似的在这里玩了这么久……


“喂!走了啦!”


小尖嗓吆喝了一声那人就匆匆过来了,雪地有些滑,大野智就在二宫身后稍稍扶着二宫一路往前走


本以为是要回去的结果大野智带着二宫坐上了大巴车,不知道是往哪里去


“去…干嘛呀?”


“给拿个给你的东西w”


“给我?我该带的都带来了,没啥需要的啊”


“有的哟,前两天我没空出去,今天终于有时间去拿了呢”


 


站在家门口,大野智抱着刚领到的一个大箱子,并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而二宫怀里则是一包刚炒熟的板栗,热腾腾的,大野说抱着可以暖身子


二宫从大野智的兜里掏出了钥匙开门,两人脱了厚棉袄那边大野智就抱着箱子坐到客厅拆去了,二宫整理好两人的鞋子外套拿着那包板栗到客厅的时候,桌上已经放着一台游戏机了


“就是它呦,你不是说过很爱玩的嘛~,没有怎么能行”


“你这么宠我我可是会被惯坏的哦~”捂着嘴偷笑着,眼睛笑的弯成了月牙


大野智从沙发后绕了一圈转到二宫身后“就宠你,还想宠你一辈子,馁,陪我一辈子好嘛?”


身后的人拥着自己,暖暖的呼吸打在肩头,“嗯?!”大野智说的话让自己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们不就只是包养关系嘛?一辈子……虽然很心动,可是那是一辈子啊,我们这样的关系可以维系得了嘛?说这样的话弄得我们好像恋人一样是怎么回事…


“我,我不知道……”


“没关系呐,我等你知道!”


 


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看到大野智,这样的日子二宫觉得过得蛮舒心的,白天大野智忙完就会蹭过来抱着自己打游戏,等晚上了那人会抱着自己入眠,每天都过着这样的日子却并不觉得枯燥,反而有时候大野智突然的亲吻会让二宫一阵脸红


 


这两天大野智出门去了,说要过一周才会回来,早上见不到大野智心头会觉得焦躁莫名的失落,然后就会倒头接着睡,白天就打着游戏不知不觉一天又过去了,倒是晚上比较难挨,明明自己从前一个人睡觉都是好好的,自从有过怀抱让自己钻进去以后,自己一个人睡觉就变得痛苦起来,睡着了也总是会在半夜醒来,半梦半醒里穿插着很多自己都没见过的画面,很模糊,好像有人争吵,有人哭泣,却又看得不分明,醒来之后头会痛,不知道为什么,连着太阳穴的经脉处会钻心地疼


*


听说结成日需要吃肉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依旧看到的是大野智拥着自己给了一个甜甜的笑,“早安”,说着就吻过来,黏腻的唇感带着甜蜜的汁液在两人之间交缠,滋生的温度暖到满足


 


二宫知道两人的关系已经不仅仅是简简单单的包养与被包养了,大野智带给自己的快乐是自己不曾体会过的,带着不一样的魔力吸引着自己不断地想要更多,越来越不能满足了呢,二宫痴痴地想着,却被身上的人一下顶到了最深处


“kazu在发呆哦,是不是要我更狠地cao才能满足你?”


随之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快感 


*


渐渐地二宫有些习惯了,隔一两周大野智就要外出两天的日子,这天早上刚帮他系好领带送他出去,临走前那人还将二宫抵在门上吻够了才出去,结果刚走没有半小时门铃就响了,“又忘带钥匙了嘛?!”埋怨着暂停了游戏打开了门,却看到的是一个自己并不认识的女人,衣着不是特别华丽,但一眼看上去就能感觉得出来她是一个温柔的人


“请问你找……”


“你好,我是大野智的妻子,由纪子”


二宫僵了一下,突如其来的钝痛感压迫得呼吸都觉得有些困难,思绪在脑海里翻飞,随后给了一个微笑。“你好,请进……”


 


大野智刚到东京就收到秘书的报告说由纪子去了北海道,慌了,当下撤消了所有的会议赶着飞机回去


四处翻找钥匙,从兜里找出来的时候整只手都颤得不能准确地把钥匙插到锁孔里,答应我,你还在,这是心里仅有的乞求、


推开门冲进房子,客厅里,那个让自己担心万分的身影在那里,在的,他还在,没有离开,“kazu……”声音颤抖着拥着坐在沙发上的人


二宫没有回话,只是在下一秒推开了大野智,“别碰我、”话语冷冰冰的带着不止半分的厌恶戳在大野智心头


“ka…”


“我不是你的kazu!”


大野智被一句话钉在了那里,这么说意味着你都已经知道了是么“


二宫不想再管自己的语气恶劣不恶劣了,再多看大野智一眼都会疯掉,自己就这么傻呵呵地掉进了他的陷进里,不可自拔地爱上了他,可到头来,大野智在乎的只是这具躯壳而已,那个曾经存在在这具身体里的叫“kazu”的另一个人


“结束吧,这种关系、”二宫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算平淡


“不,你听我说好嘛?”大野智不想放弃,不想失去,不想没有他


“我没什么想听的,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嘛?我不是你的kazu,只是被你‘包养’的二宫和也而已,你没有必要跟我说什么”说着二宫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整理好的为数不多的东西


“不是的”大野智拽住了要起身离开的二宫


“你妻子怀孕了!好好对她行嘛?!!放过我……”说到这里二宫的眼圈红了,只想逃离这里,逃离是现在唯一想做的事了


大野智放开了。因为二宫说放过我。






*第一次一次码这么多放出来w


码的有些匆忙有好多没写出感觉来orz,土下座


因为码了一半所以这里是虐,而我接下来要迎接考试周,嘿嘿嘿~,先逃再说,别打死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