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Mild Seven 04

热河105:

04






身边的男孩喝完了咖啡,有点拘谨地坐在沙发上抬眼瞧二宫和也,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二宫抬头看看钟,时针已经走过了凌晨一点,樱井翔注意到他看钟的动作,连忙站起身:“抱歉,打扰你这么久。我该走了。”


二宫想开口,却打了个不合时宜地呵欠。半天那呵欠收住,他笑着说:“我晚上喝酒了,现在困得很,不好送你。你就留一晚吧,明天是周末,也不用着急回去上课吧。”


樱井翔挠挠头,问:“这么打扰真的没事吗?”


二宫摆摆手,刚要说话却又开始呵欠连天,沉重的酒意此时化作了浓厚的倦意。他再睁眼,那眼睛变得通红而湿润,像要流出泪来。


他伸手边揉眼边说:“没事没事。”声音像是小孩的撒娇。


樱井翔这才发现站起来后自己同面前的人似乎一般高,而且自己的个头还更显出跃跃欲试的势态。他不知为何有点懊恼,懊恼自己不分轻重地打扰到一个好心的陌生人的生活。


“不,还是不打扰……”他话音未落,二宫伸手过来牵了他一条胳膊,另一只抬手便摘了挂在他额头上的那块纱布。


他凑近瞧了瞧已经结痂的伤口。


樱井翔被他突然的逼近吓了一跳,猛地屏住气,但鼻子里还是钻进一丝二宫身上的酒气。


他移不开眼了。


“伤口恢复的不错,年轻人就是不一样,洗完澡我再给你上点药。”牵他胳膊的人却无知无觉,只顾牵着他往浴室走。


“那个……”樱井翔提提肩,觉得有点不自在。


“嗯?”二宫偏头看他。


“我今晚睡沙发吧。”樱井翔却瞥眼看别处,看收拾的利落的水池,白色的浴帘,格纹的地毯。


“你是伤员,还是不要客气了。”二宫几秒就从浴室柜子里变出了干净的毛巾和牙刷塞到他手上,“去吧。”




樱井翔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发现二宫给他拿了干净的T恤和长裤,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走到客厅,却发现二宫已经蜷缩在沙发上睡着了,桌上还放着刚拿出来的纱布和药水。


樱井翔折回卧室,找到一条毯子,跑回去小心翼翼地给他盖上,然后在桌边坐下开始自己换药。


所以,桐岛的事会怎样呢?


客厅的窗帘还绞在两边,桌边的一盏落地灯根本敌不过窗外渗进来的浓重的夜色。


他突然觉得很倦。


忽而沙发上的人翻了个身,樱井翔朝他看去,只见他背对着自己缩在毯子里,小小一团。


他想起二宫说过自己是大学讲师的事。这样掐指算算,往少了说也要大自己七八岁。


但七八岁的年龄差是什么概念呢,他有点想不出了。他没有遇见过比自己大七八岁的人。


他看着二宫的背影发愣。


突然一声很大的震动声打破了他的沉思。他回头,发现是桌上不远处二宫的手机。


震动声的来源是一条短信。


短信的署名是“岩井”,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




“我很想你。”




樱井翔猛地放下手机。




但下一秒手机又是一震,他条件反射地再次拿起。


还是同一个发信人。


“打扰了。但是nino最近一直胃口不好,可能是生病了。”




樱井翔盯着亮起的屏幕许久,直到那屏幕暗下去。他在桌边又等了几分钟,再没有短信跟进来。


他将手机放回原处,将药水的瓶盖旋上,转身回了房间。






第二天,樱井翔被警局的电话吵醒。


不知是谁告知了警方他那晚其实也在场,警局里三两句盘问便得知了他和桐岛一行人的关系,很快,他作为重要的关系人和目击证人就被警方传唤了。


他捏着电话出现在客厅,二宫正穿着睡衣在厨房煎蛋,转头正要招呼他,却发现他脸色泛白。


“警察找我了。”樱井翔说,声音空空的。


“现在吗?”二宫皱眉。


对方点点头。


二宫略一踌躇,试探地问:“你父母不在这边是吗?”


樱井翔低头:“他们在德国,近期不会回来。”


“先吃饭吧。吃完我陪你过去。”


樱井翔站在原地不说话,半晌摸摸脖子上的黑绳。


二宫觉得奇怪,端了盘子问他:“怎么了?”


“我一直在麻烦你。你可以不帮我的。”


“我帮你让你感到困扰吗?”二宫停了手下的活,反问他。


“……不是。”樱井翔还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却又停住了。


“我是老师,看到迷途的小朋友就…”


“我说了我不是小朋友。”樱井翔不高兴地打断他,“我也不是迷途的那个。真正迷途的那个还在警局等着我呢。”他停了口,抬头看二宫和也。


二宫冲他耸耸肩。


他对着面前的煎蛋埋下头。


“那就麻烦你了。”






他并没有在警局见到桐岛。但警察对他说桐岛一行对他们的所作所为供认不讳,罪行基本已经确定了,只是想再找他多了解一些细节。


其实对于黑帮的内斗,警局根本无心做深入调查。因为反正不论哪方,背景都不会多清白。况且很多时候这种大动作只是他们内部的一次清洗。谁知道呢。


明与暗的秩序与规则之间总是有一道不言而喻的界限。没人愿意搅这趟浑水。


只是这次略有不同,因为多了一个樱井翔。


盘问他的是个五十出头的男警官,全程眉头紧缩,对他露出一副失望透顶的神色。


“你也吸毒?”他上下打量樱井翔,眯起眼睛好像在寻找他胳膊上的针眼。


“看着也不像吸毒的样子。”他又撇撇嘴,自问自答。


“你这样的学生,和那群不识好歹的年青人混在一起,迟早要完蛋!”


“你那些朋友,捅人啦,你知不知道?幸亏被捅的命大,不然一辈子牢底坐穿!”他粗重的大手拍的桌子啪啪响。“你和他们交朋友,能得到什么?到头来别把自己前途也栽进去!”


“是他们逼的他父亲走投无路要自杀,”樱井翔忍不住喊出声,“那个时候你们警察又在哪里?”


男警官用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你在帮他们说话?你这个时候还在帮他们说话?你知道像你这样天真的学生我见了多少吗?”


“你以为他们是真心和你交朋友?他们吸毒,小朋友,吸毒的人嘴里能有几句真话?他们不过是想从你身上捞钱!”


“他们找你借了多少钱你自己心里有数吧?”


“反正据我所知,你那个叫桐岛的朋友,他父亲早就不在了,哪里还来的走投无路?斗殴原因很简单,不过是一方抢了另一方的货源罢了。还真是抢红了眼啊,竟然能扯到杀父之仇上来…”






樱井翔走出警局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了,橙色的光晕一瞬间晃的他睁不开眼。


他两手空空站在警局门口,忽然忘了自己要去哪儿。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没人留意到一个高中生模样的男生站在警局门口,茫然无措的样子。夕阳照在他脸上,时间久了微微发起烫来,他无知无觉伸手遮住脸,抬手却看到身上一套不属于自己的衣服。


路边一辆车的车窗慢慢降下来,他看见那身衣服的主人隔了几米趴在车窗上唤他,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到他耳里。


“你结束啦。”那人脸上的光影柔和地变化起来,他在微笑。


“上车吧,我带你去吃饭。”


 


 樱井翔坐上车。二宫问他:“顺利吗?”


 他点点头,不说话。


 二宫又问:“你和你那个朋友,怎么认识的?”


 樱井翔深吸一口气,缓缓说:“他救了我的小提琴。”


 “这样。”二宫点点头,忽然问道:“你会拉小提琴?”


 樱井翔一愣,他转头看二宫,没想到他突然切了话题。二宫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况,似乎只是无心的闲聊。


 “我准备考回德国的音乐学院。”他只好讷讷地回应。


 “很厉害啊,樱井君。”路上有些轻微的塞车,车在一个红灯的长队前停了下来。二宫微微挑了眉,用半认真半玩笑的语气说:“有空教教我吧,小提琴。”


 “嗯?”樱井翔分不清他是不是在开玩笑。


 “周末的时候,你教我小提琴,作为交换我可以帮你补习,如果你需要的话。”


 樱井翔看着他,夕阳照着他的侧脸明晃晃的,他还是分不清这到底是不是句玩笑话。


“正好你刚没了朋友,我刚失了恋,人生中没那么多巧合啊,樱井君。”


 


“做个朋友吧。”二宫转过脸来,樱井翔看见他的瞳孔,像清浅透明的玻璃珠。






他感觉自己,扑通,掉进了那颗玻璃珠里。



评论

热度(112)

  1. 和子热河105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