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子

Mild Seven 07

热河105:

07



西川发现二宫和也近日有些奇怪。


他们有一间午餐经常光顾的西餐店。这家小店没什么特别,唯二两个优点便是学校西门仅几步之遥,以及,店里常年供应一份经典的汉堡肉套餐。仅这两个要素便决定了它在二宫和也午餐列表的重要地位。

西川对吃食不很挑剔,索性每次都随二宫去这家店,然后看他单调地吃那道似乎永远也吃不腻的汉堡肉。

最开始认识他的时候西川对此很不理解,总是不厌其烦地问:“你难道不想试试这道菜吗?”他指着小黑板上的花式文字。

二宫摇摇头。

“这道是今日厨师推荐菜呢!真的不试试吗?”他再次敲击黑板。

店员也配合他向二宫露出微笑。

二宫依然很冷漠地摇摇头。

西川撇撇嘴,自顾自给自己点了份“厨师推荐”。上菜后他对自己的选择很是满意,于是很热情地凑过去又问一遍:“要不要尝尝我这道?”

得到的回答依然是二宫和也冷淡的眼神。

西川屡试屡败,自此之后再也不做无谓的尝试,对汉堡肉这道菜也从视觉上的厌恶到逐渐的习以为常和视而不见。

这天他照例和二宫一起光顾这家餐厅,没料今日的“厨师推荐”竟然是德式猪肘加红肠。西川大喜,他是彻头彻尾的肉食动物,也没顾下午还有课不宜吃得太油腻,想也没想便一个响指点了这道大菜。他以为二宫会劝阻他一声,但二宫似乎没在意,甚至还冲菜单轻轻点了点头。

菜不一会儿便上来,果然是份地道的德餐。拳头大小的猪肘外表烤得金黄焦脆,红肠也闪着油亮的光泽。就说“厨师推荐”永远没错!西川心满意足地笑起来。他耐心地将肉从猪肘上一块块卸下来,然后将红肠细细切碎,和搭配的酸菜摆放在一起。他吃东西一向和做学术研究一样,一步一步走的精细讲究,他以为二宫早已习惯了他这种“婆婆妈妈”的吃法,但今天对面的人却还是频频向他投来注视的目光。

“看什么嘛,”他边切边笑着抱怨,“又不是第一次看我吃西餐。”

二宫收回目光,低头嚼他的汉堡肉。嚼了半天,他突然开口。

“我说……”

“嗯?”西川终于切好了所有的食物,面带微笑地抬起头。

“可不可以让我尝一块。”


“嗯??”西川以为自己听错了。

“让我尝一块你的。只要肉,不要旁边那坨黄色的。”

“你不是不吃猪肘……”西川惊呆了,二宫和也竟然主动要吃他盘里的食物!他慌忙挑了块卖相最好的肉放到他的盘里,继而又突然想起了什么,生气地叫道:“什么叫那坨黄色的!那是酸菜!”



另外一个令他在意的奇怪的点是二宫和也作息的变化。

以前二宫时不时会在周末约他去家里打游戏,一起去的时候有时还会有一两个他不熟悉的人,但似乎宅男们建立友谊的方式超乎寻常的简单,游戏玩上几个回合,便自然而然的熟了。可是最近二宫都没有再约他打游戏,他问了其他几个常去的朋友,纷纷也都说没有接到邀请。

他便主动去问二宫,二宫很自然地说,哦,因为我周末在学琴。

“什么琴?”西川扬眉。

“小提琴。”二宫手指还在飞快地敲击学术报告,头也没抬。

“哈?去哪里学?”

“在外面报了班。”

“哈?外面?”西川大惊,不亚于听见二宫要尝试自己盘里食物的惊讶,“你不是最讨厌周末外出?”

“我想学琴啊,就牺牲一下了。”二宫拨了拨头发,还是没抬眼看他。

西川眯起眼睛,似乎在回想什么。

“好像还真是啊,怪不得你的iPod里多了那么多小提琴曲。”

二宫白他一眼:“我说怎么找不到了,原来又被你顺走了。看来我的办公室以后真的要锁门了。”

“怎么就突然喜欢上小提琴了?”西川仍然觉得事有蹊跷,不依不饶问。

二宫又再次露出冷漠的眼神。

“大概和你近日突然喜欢上吉泽明步一个道理吧。”


“OK。”



樱井翔和二宫互相授课的日子便这样稳步持续了一段时间。

中途樱井母亲从德国回来,带回些小镇里产的苹果干。德国很多城市都产这种酸而干瘪的苹果干,不算什么美味,但樱井翔却很爱吃。

他默默嚼着苹果干,打量母亲,他觉得母亲这次回来,同之前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果然母亲坐在桌前思忖良久,然后像下定决心般,用德语对他说:“如果你想回德国,那我们就回去吧。”

樱井翔继续嚼苹果干,没有说话。

母亲接着说:“你不是要申请回德国的音乐学院吗?我和你一起回去。”

“我和你父亲,还是应该在一起。”她低头,轻轻地说。

樱井翔收了苹果干,站起身,将手搭上母亲的肩,然后轻轻捏了捏。他想了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说了句:“你们想明白就好。”

即便他们这一想,就荒废了他一整个青春期,他也从未责怪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他近日想明白,因为他们教会他人生最重要的一课,就是人各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他比同龄人更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也更懂得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拼搏。

母亲知道了他在用教琴的方式交换工作日晚上的补习,并未多作评论,甚至有些赞许的意味。只是他隐瞒了这场交易前的复杂故事,他不想让母亲做无谓的担心。

但是授课持续到第二个月的时候,二宫那边接到了一个为期两个月的进修任务,地点在冲绳。进修内容和当地的河流生态环境相关,课题之后可以自选,两个月后提交一份报告即可,时间上相当宽裕。这种类型的进修最受年轻讲师的欢迎,况且地点又选在冲绳,简直像是一场度假。

然而二宫却开心不起来。这样一来,他和樱井翔的课都要暂停了。

他的小提琴倒不值一提,只不过是他的业余消遣,而樱井翔繁忙的申请季即将到来,虽然他半开玩笑似的做了他的补习老师,便对他的成绩负了责任。他长久以来为人师的强烈责任感让他感到十分不安。

于是临走前他和樱井翔约定,他每周三次给他布置的课外作业,做完了要拍照传到他的邮箱,外加还有每周两次,每次半小时的电话答疑。

樱井翔飞速地答应下来。

可是他不得不头疼的是,二宫布置的课外作业对他来说真的是额外的负担。那些题对他来说仿佛抬腿便能跨过去的栏,但为了让这补习继续,他只能一遍遍不厌其烦地解,还要时时留心故意犯些小错,好让二宫有的点评。

二宫倒也真的尽心尽力,每次邮件都不厌其烦地人工回复。

只是电话答疑环节樱井翔实在装不太来。

他担心二宫的工作繁忙,这宝贵的半小时他实在不想浪费在他早已烂熟于心的知识点上。

第一次电话接通的时候二宫已全副武装地做好了随时在电脑前Google的准备,不料樱井翔开头便问:“冲绳好玩吗?”

二宫随口答:“不好玩。”

“怎么会不好玩呢?”樱井翔的语气相当疑惑。

二宫电话这头撇撇嘴:“我对美景向来兴趣不大啊。”

“冲绳都有什么景点?”

“……我说,你是来闲聊的吗?”二宫叹口气。“只有半小时哦,有问题快问。”

樱井翔在电话那头抓耳挠腮,他此刻正趴在露台看晚霞,哪来的什么问题。他只好支支吾吾编了一个:“你布置的作业的第五题,不太明白。”

“好,稍等,我来看看……”二宫接到指令,连忙点开邮箱查看往来邮件。“第五题……你不是做对了吗?”

“哎,二宫桑,你是不是不能吃生鲜来着?”樱井翔突然想起什么,打断了他的话。

“你确定是第五题?”二宫一愣,没回答他的问题。

“怪不得说冲绳不好玩,看来只是吃不惯生鲜罢了。”樱井翔偷笑。

“……”二宫停下手里的鼠标。

“看来你真的是来闲聊的。”


二宫和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和人聊起电话。除非是重要的,非电话说不清楚的事,他向来不爱打电话。他本意是真的要给樱井翔答疑,因为从那小子的作业看来,还有很多知识点的混淆。他以为他应该有不少问题需要解决。可是每次樱井翔的电话打来,前两句都假装正经地问学术问题,中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开始跑偏。

“所以nino放到谁那里去养了?”

“西川君那里。”

“西川君是谁?”

“我的同事。”

“也是教河流科学吗?”

“不是,是另外一门鱼类科学。”

“西川君喜欢狗吗?他养狗吗?”

“他自己有一只柴犬,当然喜欢狗。”

“那就好。”

“刚才你问的那道题,我讲解的够清楚了吗?”

“够清楚了。”

二宫和也松口气,以为话题终于被自己拽回正轨。

下一秒樱井翔又接着道:“其实我也可以帮你养nino,我在德国的时候养过一只猎犬。”

“……”

“我之前给你传的那个YouTube上很火的巴西小提琴手又传新曲了。”

“……哦是吗。”

“其实论技巧来说他算不上是一流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很能打动人。”

“purple passion,我本来不喜欢这支曲子,他拉起来竟然也顺耳了。”

樱井翔连珠炮似的说,好像在半小时的时间尽可能地塞进超时的内容。

“……樱井翔,我怎么之前不知道你话这么多呢。比起小提琴家,也许电台主播才是更适合你的职业。”二宫长叹一口气。


可是抱怨归抱怨,他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抵触樱井翔的电话。

有时候做完一天调研,发现又到了他们“电话相谈”的日子,竟然还有些期待。他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他聊聊自己在做的调研,或者在他说起小提琴的时候也补充一点自己的意见,他以前觉得半小时的电话简直漫长到无法忍受,现下有时居然刚聊完两个话题便到了点。

后来他干脆在接电话前便点上一支烟,摆好一副纯闲聊的架势。有几次他走到临时宿舍外那个乱石丛生的海滩边,边聊天边看着夕阳落进海面。

他也似乎有了一点欣赏美景的心境了。


两个月的时间就这样一晃而过,第二天便是他们回程的日子。

晚上二宫接起樱井翔电话的时候,心里突然腾起一种异样的紧张。

他顾不上多想,手指便条件反射接了电话。

接起电话的瞬间他便觉得不对,因为电话那头出现了长达两秒的沉默,他忍不住率先开了口:“Sho?”

“桐岛的事要开庭了。”樱井翔的声音久违的一改往日的轻快,露出一点艰涩。

二宫闭眼,心里镇定下来。

“什么时候?”他问。

“下周二。”樱井翔答。

“你要去现场吗?”

“……”樱井翔不说话了。他没有想好要不要去,所以才打了这通电话。

二宫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明白少年人常常用逃避面对疏离的亲情,破碎的友情和荒唐的爱情。那么当他需要时,就尽自己所能,多给他一份勇气吧。

樱井翔听见二宫的声线经过磁化,低沉又温柔地传过来。

“如果要去的话,我陪你去吧。”


————————————————————————————

一日两更我要表扬自己!

故事不长,还有估计2-3发完结,尽快更完。

评论

热度(87)

  1. 和子热河105 转载了此文字